Trans隅透

=溯流 杀天小英雄加释祠 我永远喜欢ZR

【瑞金】暖阳

#高一金×高三瑞
#双向暗恋梗 
只是想写一写他们之间的感情////
无脑爽文
请多指教了quq

    格瑞很喜欢黄昏时的落日。

  因为它不像晴空时的烈日,总是带着肆意的锋芒,总会让他想起失去双亲的那一天。落日只会散发着磨了棱角的暖意,让人感到舒适。

  每当看着落日给金发的少年镀上一层光晕,格瑞总会有些恍神。

  “格瑞——嗝瑞——你有在听吗。”
       注意到了格瑞心不在焉的表情,金嘟起了嘴,摇了摇格瑞的手。

  “嗯。”
       格瑞这才回过神来,淡淡地回了一句。

  “格瑞……你是不是要毕业了,我们就不能像现在一样回家了啊。”
      金有些失落地说道,那颗金色小脑袋耷拉了下来,表情晦暗不明。

  “你和紫堂幻他们一起不就好了吗。”

  “不一样的啊,格瑞才是我最好的朋友啊!”

  “……”

  朋友。

  格瑞叹了口气,对于自家发小“朋友”的说辞,他早就已经习惯了,他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听到这句话会感到烦躁。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能心平气和地面对这句话。

  他是知道的,他非常清楚自己究竟怀有一种怎样的感情。

  他会天天从五楼走到三楼,就为了能看一眼金发的少年。

  可金从未注意到,总是和身边的凯莉聊得开心。

  格瑞觉得这样就好了。

  他不想奢求太多。

  有时候,他会觉得,他是在等待一个机会,但等不到就算了。甚至,他会觉得,他应该远离金,不影响他的生活,只要远远地望着,就足够了。

  离得再远,也一定会在他周围,因为格瑞觉得,自己应该守护他。

  当他被秋收留之后,是金让他重新振作了起来。

  格瑞忘不了,刚见到他时,他那双如同晴空一般湛蓝的眼睛,比起他黯淡的紫罗兰双眼,不知道漂亮了多少。

  “格瑞的眼睛明明很漂亮啊!唔……就像……就像……” 金想从他贫乏的词汇量中,找出适合形容的词汇,但想了半天,也没个结果。

  “……笨蛋。”格瑞看他五官都皱到一起的滑稽模样,忍不住笑了出来。

  “诶格瑞,你笑起来真好看啊!你为什么不多笑笑啊?”金一副见到了宝藏的样子,开心得似乎中了百万大奖似的。

  格瑞并没有回答,他只是看着金,也许,就是在这个时候,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了吧。看着他各种各样的表情。而他呢?只有一张木讷的面瘫脸,无论如何,也做不出像金那样丰富的表情。有时,他会觉得,金就是凭借这样的表情,就像太阳一样给人带来温暖。太阳能给人带来温暖,是因为它本身就具有光芒。但金也不像太阳,虽然光彩夺目,却不会让人感到不舒服。格瑞想了很久,也没有找到一个适合形容金的物体,也无法形容,金在自己心中的地位,他只知道,对于金来说,他是“最好的朋友”而已。

  仅此而已。
  
  金虽然有很多朋友,但他觉得,只有和格瑞在一起,自己才是最开心的,他不知道这是一种怎样的感情,他想了想,大概是因为,格瑞才是他最好的朋友吧。

  金一直都觉得,格瑞是个很厉害的人。因此他一直都非常仰慕格瑞,希望自己也能成为像格瑞那样的人,能守护自己重要的人。

  “你只要做好自己就行了。”
       格瑞听他说到了这样的想法,只是这么说了一句。

    金有时候会觉得,格瑞就是打磨过的砂金吧,散发着沉稳的光芒,甚至比太阳还要耀眼,他只能躲在这束光芒下,一生被他庇护。

    才不要呢。
    他也想保护格瑞。
  他不想让他受伤。

  但有时候,对于这种安逸的感觉,他会觉得这样也挺好。

  他讨厌这样的自己。

  就像个软脚虾,只会把别人当作挡箭牌。
  但他也什么都做不到。

  是不是有什么没有说出口。

  这种感觉,从格瑞进入高中之后,越来越强烈。

  他刚进入高中,格瑞就要走了。

  “呐……凯莉……”
      金趴在桌子上,就像泄了气的气球,往日的活力都不见了。

  “干嘛?”
      难得看到这样的金,凯莉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

  “格瑞就要毕业了……但我总感觉……我还有什么事没做……”

  “又是你家发小的事?有什么事没做?”
       凯莉挑了挑眉,将棒棒糖塞进了嘴里,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不想让他走……和格瑞在一起的感觉才是最开心的……”

  凯莉咔嚓一声,咬碎了嘴里的棒棒糖,看着不开窍的同桌,凯莉的表情都要保持不住了。

  金怎么变成像个抱怨丈夫不回家的小怨妇了!?

  “你这是喜欢他吧。”

  金扑腾一下坐直了身子。

  “什么……什么啊,格瑞是我最好的朋友!”

  “都这样了你跟我说朋友!朋友?”

  金的表情瞬间变得正经了起来。

  自己喜欢格瑞?

  本人自己都吃了一惊。
  但好像……是真的。
  身体不会违背自己的本愿。

  他的心脏扑通、扑通一下的跳个不停。
  还没来得及多思考,门外就传来了格瑞的喊声。

  “金,走了。”
  凯莉瞥了一眼金瞬间变得紧张的表情。

  “金,自求多福吧。”
  
  格瑞发现今天的金不太对劲。

  在回家的路上,他没有一如既往的拉着自己絮絮叨叨,而是默不作声,时不时还看两眼格瑞。

  有种浑身不自在的感觉。

  金突然停下了脚步,对上了格瑞的紫罗兰双眸。

  被那双清澈的蓝色眼睛盯着,格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格瑞……”
  格瑞没有应声,静静地等待他的下一句话。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是吗?”
  不是。

  格瑞在心中默默回答,扭头刚想走。

  “我明白了,格瑞不是我最好的朋友。”

  格瑞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眸子,但他不敢回头。

  “格瑞……我喜欢你,是想一直和你在一起的喜欢。”

  猝不及防的直球。
  那个机会还是来了。
  无声的沉默。

  黄昏的光透过了两人之间相隔的缝隙。

  格瑞突然明白了,金对于他来说,就是黄昏的那一抹暖阳。

  他深吸了一口气,转了过去,紧紧抱住了他,两具身体贴合到了一起,不留任何缝隙。

  “格瑞……这就是你的回答吗……”金反抱住格瑞,将通红的脸埋了进去。

  “今后的日子,我一定会保护你。”
  
  
  

评论(1)
热度(24)

© Trans隅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