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隅透

=溯流 杀天小英雄加释祠 我永远喜欢ZR

【瑞金】雏菊

#少女风 风花雪月 
#四季系列 绝对是糖!请多指教
(不堪入目的其他篇被我锁起来了)
       
      每当秋养的那一株迎春花在窗外绽放时,格瑞就知道,春天来了。
 
  “啊啊啊——啊嚏!”金的喷嚏声在门外响起,格瑞赶紧开了门,把他硬拽进了屋子里。
 
  是的,春天来了,这个最让格瑞头疼的季节,又来了。 

  金有花粉过敏症。 
  但他自己却很喜欢花。
 
  格瑞叹了口气,抽出几张纸帮金擦好了鼻涕,有些愠怒地说道: 
  “你怎么又出去了,不知道你自己有花粉过敏症吗?” 

  “诶嘿嘿……格瑞,那些花真的很漂亮啊,一忍不住……就……”
      金有些心虚地笑着,似乎还想有意隐瞒什么。这时,格瑞才注意到了金背在背后的手。
 
  “拿出来。”
      格瑞伸出手,冷冷地说道。
 
  金低下了头,不情愿地往后退了几步,小心翼翼地抬头看格瑞的脸色,看见格瑞整张脸已经黑下来的时候,只好把手中一小束花放到了格瑞手中。 

  “这是什么?” 
  “小……小雏菊,格……格瑞,你不觉得它很漂亮吗,我真的很喜欢这种花。拜托你了……不要扔掉它们……”

      金可怜兮兮地拽住了格瑞的袖子,一双清澈的天空蓝眸子就这样直勾勾地盯着格瑞,格瑞感到耳朵有些发烫,不自觉地移开了脸。 

  “我知道了,我会替你保管好的。” 

  “嘿嘿,我就知道格瑞你最好了!”说罢,金刚想溜走。 

  “不许出门,给我在书房呆着。” 

  “呜格瑞!” 

  终于让那个不安定的家伙安静了下来,格瑞按了按太阳穴,松了一口气,瞥见了桌上金偷偷拿回来的小雏菊,鬼使神差的,格瑞还没反应过来,花就已经被他拿了起来。
 
  他一直都觉得,这一种花,不也就是普通的野花,比起那些名贵稀有的花,它们虽然无处不在,但永远都不会比那些花更加耀眼,仅仅就是作为一个陪衬,一个背景,没有什么能吸引人眼球的地方。 

  金摘回来的这一束,花瓣都是平淡无奇的白色,格瑞轻轻一扯,花瓣就掉下来了,脆弱不堪。如果非要格瑞说它有什么好看之处,也就能说它那个金黄色的花蕊,饱满,阳光,就和金头发的颜色一样,让人感到温暖。
 
  似乎……和金有些像。 

  格瑞都被自己心里的想法震惊到了。
 
  其实金会喜欢像花这种一般是女孩子喜欢的东西,他没办法理解。
 
  格瑞拿着花,把头转向了书房里的金。
 
  “金,你为什么会喜欢花?” 

  “诶,为什么要问为什么,因为它们很漂亮啊。” 

  “……这不像女生才会喜欢的东西。”
 
  “其实,硬要说的话,我也不是所有的花我都喜欢啦……除了姐姐临走前养在那的迎春花以外,我只喜欢雏菊,至于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自己很喜欢它……” 

  金顿了顿,望向格瑞,格瑞感到有些奇怪,沉默了几秒后,格瑞刚想问些什么,金又继续说了下去, 

  “还有……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它很像格瑞。”
 
  “……” 
  像我? 

  格瑞挑了挑眉,又往手里的花看了几眼,越看越觉得八竿子打不着,说像他的话,他甚至觉得窗台上的那株芦荟都还更像他,金怎么就会觉得手中这些花像自己呢?他都还觉得这些花像金呢。
 
  算了,都无所谓了。 

  格瑞习惯性地想从冰箱里拿瓶牛奶来喝,但打开冰箱,发现什么都没有了。
 
  “金,我出去买点东西,别乱跑。”
 
  “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明明还是像。
 
  格瑞为自家发小的幼稚程度感到头疼,叹了口气,关上门的时候顺手反锁了。
 
  春天的天空很漂亮,天空的蓝色就像被水冲刷过一遍,那种淡淡的蓝,看着就让人心情舒畅。转过溢满了春天气息的街心花园,走过了车水马龙的街道。从超市出来,无意间,格瑞听见了花店老板与一位买花人的对话。
 
  “啊啦,小伙子,要买花送给女朋友吗?” 

  “不……不是,就是想送给暗恋的姑娘。”小伙子挠挠头,笑得腼腆。
 
  “那我推荐你小雏菊或者满天星的花束来送哦,这两种花,开得正艳呢,而且,它们的花语,是‘深藏心底的爱’哦!”
 
  “诶!?是这样的么,那可以帮我拿一束雏菊和满天星搭配的花束吗?”
 
  格瑞愣住了。
 
  深藏心底的……爱? 

  这算是……金的直觉吗? 

  格瑞咧开嘴勉强挤出了一个笑。
 
  他知道,他从很久以前开始,就喜欢金了。 

  喜欢金那种骨子里的坚强与阳光。
 
  和他完全相反的类型。 

  很爱很爱他,所以愿意,不牵绊他,让他向幸福的地方飞去。 

  他觉得,他注定是个旁观者,看着他一步一步走向幸福,但始终与他无关。 

  那也足够了。 

  心情复杂的回到家中,一开门就看到了一脸郁闷望向迎春花的金。
 
  “格瑞——太狡猾了!竟然还把门反锁起来了!” 

  格瑞没有回答,只是将购物袋放在桌上,就走进了房间。 

  “格瑞?” 

  他不知道他被什么影响了思绪,他现在,满脑子都是金。 

  明明以前还能控制得下来的。
 
  胸中深埋的感情就像炸了棚,一点点地滋生向上,就快从心中满溢出来。 

  不能太贪心。
 
  他告诫自己。 

  “格瑞……怎么了吗?遇上什么事了吗?果然以后我们还是一……”金有些担心地走了进来,话没说完,就被格瑞打断了。
 
  “别管我。” 

  “格……瑞?” 

  金有些诧异,格瑞对他的态度明显和平常不一样,虽然非常冷淡,但绝不会这样冷漠。
 
  “格瑞,我们之间有什么话是不能说的呢?” 

  “别管我。” 

  “我偏不!”
      金突然抬高了语调。
 
  “为什么……为什么格瑞你老是这样啊!就会让我别管你,我也想能为你做些什么啊!都是你在为我担心,我也想……我也想帮上你的忙啊……”

      金的声音,从高到低,都带了些许颤抖,最后一句话,甚至还带了些许的哭腔,格瑞有些心疼,想搂住他的肩,却又把手伸了回来。 
  “……对不起。”
 
  不能太贪心。 
  自己只是个旁观者。 
  金怎么接受得了自己的爱…… 

  “格瑞。” 
  “嗯。” 
  “我喜欢你。”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朋友……对吧?” 
  “我都这么说了怎么可能。” 

  格瑞一时间难以相信。
 
  “我去查了雏菊的花语,我想,我也知道了,但也一直不敢开口。”
 
  格瑞还是没有反应过来。 

  反应过来的时候,金已经吻上了他。 

  看来没有办法了,我也必须得回应才行,这么想着,格瑞闭上了眼,握住了金的手,与他十指相扣。 

  看来,我永远都不会是他人生的旁观者。

评论
热度(23)

© Trans隅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