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隅透

=溯流 杀天小英雄加释祠 我永远喜欢ZR

【瑞金】归属

#关于一颗流浪的行星

#后期战争描写

#第一次爆更万字,请多指教!

#伪科学 请勿深究 都是我在扯皮

#比较长 感谢能看下去的每一个人!
不过估计没什么人看_(:з」∠)_
ok?↓

       格瑞并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如何降生到这个行星上的。

  亿万光年之间,只有一片深邃的黑暗,杂乱的小行星群都在绕着恒星旋转,一步一步,跟着恒星自转的方向,跳着芭蕾舞,漂浮在宇宙之间,这是没有被开天辟地过的地方,即使存在着大气层,也不会存在人类一般的高级的生物体,人类的研究,也一直都止步于此。

  人类对行星的定义,一直都封锁于“环绕着恒星的天体”。

  但——还有那些孤独的星宿旅行者,作为流浪行星,它们是属于自由的,不过也只能孤独地在宇宙中旅行上百亿年,没人知道他们从哪来,会到哪去。

  宇宙不仅有格瑞一颗流浪行星,但只有他是一个独行者,他不管其他流浪行星究竟都想要做什么看什么听什么,他还是选择了他独自的旅行。

  他平静地面对了黑洞的吞没,望着那个黑暗的巨大野兽,即使感到身体快要被巨大的引力所撕裂,他也没有感到一丝恐惧。他终究只是一个孤独的旅行者,就算行走了数万光年,也没有看见自己想要的风景,格瑞觉得,也许宇宙就如同深海一般,似被扼住咽喉般的窒息感,又或是溺水时求生本能伸出的一只手,却淹没在绝望之中。他就是宇宙中想去搁浅的一条鲸,孤独地行走了不知多久,却依旧没有走到终点,结局就是被黑洞所吞噬,不知道为什么,他还在这片黑暗中,看见了赤红色,那是一种,很漂亮的赤红色,鲜艳却不让人觉得刺眼,热烈却不让人觉得炽热。在浑浑噩噩中,一抹蓝色悄悄地涌入了他的宇宙中。

  那是一种纯粹的蓝,没有掺入任何杂质的蓝,不是大海那种深邃的蓝,不是宇宙中他所看到的,那颗星球的带着点灰色的蓝,是像天空一般,干净的蓝色。

  那是一个人的眼睛。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呀?你的爸爸妈妈呢?”

  那是一个有些金色软发的小男孩。

  格瑞感到有一些茫然。

  面前站着一个从未见过的生物体——不,不应该这么说,他现在所看见的东西,他都没有见过。

  与生俱来的语言天赋让他很快明白了眼前的人在说些什么,但他无法理解他所说词汇的意思,只能从面前人的表情和天生的语言理解能力隐隐约约猜个大概。

  他只好摇了摇头,回应面前的孩子。

  “唔……你是不会说话吗?那不然,先来我家吧!”金发的孩子带着感染力的笑容,那是让格瑞感觉,比靠近太阳,还要暖融融的感觉。

  没有等格瑞回应,金发的孩子便拉起了格瑞的手,奔跑了起来。

  “还没自我介绍呢,我叫金!很好听的名字吧,这可是我的姐姐帮我取的!”

  金。

  格瑞小声地念了出来。

  声带微微振动,从咽喉向上攀,厚重的震动发出来的却是清脆的发音,丝丝气流从唇齿直接流了出来,第一次说话的格瑞,觉得这真是一种奇妙的感觉。

  他回头看了一眼刚才他躺下的地方。

  青草甘甜的气息还在鼻间萦绕着,第一眼看到的蓝色还在眼前浮现,格瑞对这一切都从未见过的事物,都感到新鲜和好奇。

  又想起了最后一秒前,被黑洞吞噬的混沌,意识都在湮灭。

  他究竟为什么会作为一个人诞生在这个星球上。

  过了很久以后,他也只能用幸运这个词来解释自己的遭遇。

  “姐姐,我回来了!”

  秋闻声从厨房里探出头来。

  “啊,你回来了啊,饭还要稍等——诶,这是……”

  “刚才碰到的!他好像不会说话呢,问他的爸爸妈妈在哪,他也只是摇头……”

  然后金跑到秋的身边,小声耳语了什么,秋的表情愣了一下,但很快恢复了正常,摸了摸金的头。

  “我先问问他再考虑吧。”

  秋在格瑞面前蹲了下来,温柔地笑笑,问。

  “你知道你从哪来吗?”

  格瑞摇摇头。

  “你知道自己的名字吗?”

  摇头。

  ……

  摇头。

  秋看了一眼弟弟充满期许的眼神,突然沉默了。

  她在犹豫要不要说出那句话。

  收养一个毫无来历的孩子,真的好吗?她并不知道为什么,金会那么想让她收留这样一个来历不明、身份不明的孩子。

  但她还是选择了相信弟弟。

  “你想留在这里吗?”

  格瑞并不知道秋说的话里所蕴含的意义,他只觉得,只要摇头就好了,他毕竟什么都不知道。但问到最后一个问题时,格瑞看见了金殷勤的目光,就像点燃了希冀的火种。

  格瑞虽然什么都不知道,但他就觉得这是应该让他去点头的感情。

  点头。

  金的眼睛瞬间像星星一样变得亮晶晶的。

  “谢谢你啊姐姐!太好了!我们又有新的家人啦!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金冲过去一下子从侧面抱住了格瑞。

  “唔……还叫你什么好呢。”金用手拖着下巴,认真的思索着。

  “要不然你的头发是灰色的,就叫你小灰吧!”金拨弄着格瑞的头发说道。

  “噗。”秋忍不住嘲笑了自家弟弟取名废的属性。

  “那还不如叫‘格瑞’呢,是英文单词‘gray’灰色的谐音,这样可以吧,格瑞?”说着,秋也摸了摸格瑞有些扎手的灰色头发。

  “我叫……格瑞……”格瑞想,名字,就是对人的一种称呼吧,对于特定的人,对应特定的物,想起金的自我介绍,他下意识的也念出了自己的名字。

  “哇!格瑞,原来你会说话啊!”

  “那么格瑞,欢迎来到我们的家,叫我秋姐就好了。”

  望着两姐弟的笑容,格瑞感觉到鼻子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似乎有水在他眼眶里打转,但最终还是没有落下。他带着一种他说不清的感觉,来到了这个家。

  第一个来到地球的晚上,金就带着格瑞看了星星,看着平常寻常在宇宙中看起来都不一样的星星,格瑞感觉很奇妙。

  金拉好灯,迅速地钻进了被子里,和格瑞躺到了一起。

  “格瑞,刚才看的星星,很漂亮吧,在这儿看的星星,可是全世界最漂亮的哦!是吧,格瑞!”金搂住格瑞的胳膊,炫耀似的说道。

  格瑞想说些什么,但转头一看,金已经赖在他的身上睡着了。

  于是他也闭起了双眼。

  真是一种全新的体验啊……

  刚准备睡着,格瑞就被金的一只脚踢醒了。

  “……”

  想起秋在此前嘱咐过,一定要把被子盖好,不然会着凉的。

  虽然他不知道着凉是什么意思,但听上去不是一个好词,他还是把金的另一只脚塞进被子里,又继续睡了。

  然后金啪一只手,又打到了格瑞的脸上。

  “……”

  格瑞抱住了他。

  后来格瑞发现,这真是一种有效的方法,他之后一直都用着这个方法,每晚都能睡个好觉。

  

  

     “哇……格瑞,你真厉害啊!”

  金已经不是第一回感叹格瑞的聪明了。

  格瑞才来了这个家短短一年,就已经把人世间大致的概念都了解了一遍,甚至在往更深的层次迈进。

  秋也会经常感叹,在年龄上,格瑞和金看起来都没差多少,怎么相差就这么大。

  格瑞一直都没有告诉他们,他是一颗流浪的行星。

  秋其实已经是个大学生了,是金同父异母的姐姐,当初秋的母亲离世,父亲再婚,这才有了金。可有了金之后,金的父亲就嘱咐秋照顾好弟弟,留下一笔数目不小的钱,接着便失去了行踪,就连金的母亲,也消失不见了。至于父亲再婚,秋一直都不太能理解父亲的一切行为,在他看来,父亲是多么爱她的母亲啊,根本就想不到父亲会这么快就走出来并且再婚了。她也想去探寻原因,但这些年,秋一边兼顾学业,一边照顾年幼的弟弟,花了不少的心思,已经没有余力再去管那些东西了。

  不知当时收养格瑞,她究竟下了多大的决心。

  她也相信自己弟弟的判断,事实证明她的决定也是对的,格瑞并没有给她带来太大的麻烦,还帮他减轻了不少负担。

  她有时也会怀疑,格瑞真的是一个和金年龄相仿的孩子吗?

  “金,你又输了。”格瑞把一颗黑棋放下,五颗黑棋斜着并在一起,连成了一条线。

  “格瑞,你怎么那么厉害啊……”金垂下了他的金色小脑袋,有些沮丧地说道。

  “因为你太弱了。”格瑞端起了一杯茶,轻轻地抿了一口。

  这哪像六岁的孩子,更像六十岁的退休老干部……秋默默在心里吐槽着。

  她曾经想办法去探查过格瑞的身份,但一直都是一无所获。

  “不玩了不玩了!格瑞,我们玩飞行棋吧!这应该和脑力没有关系了吧?”金把黑白的棋子分好装进了盒子里,又掏出了另一盒飞行棋。

  “你什么时候买了那么多棋?少给秋姐添那么多麻烦了。”

  多懂事啊。

  秋在心中感叹。

  金吐了吐舌头。

  “知道啦!”

  金先甩了甩骰子。

  “运气真好!开局就是6!”

  金将一辆黄色的飞机从停机场拿了出来。

  再骰一次。

  “哇!还是6!”

  ……

  金把最后一辆黄色的飞机放到了终点,然后双手一撒,得意地笑着。

  “嘿嘿!格瑞我赢了!”

  “你也就在运气方面有点天赋了。”

  “别这么说啊格瑞,我觉得我还是很聪明的!”

  “……笨蛋。”

  金每一天,都会带着格瑞玩不一样的游戏,虽然格瑞每一天都会用“我要看书”的理由推脱,却总是拗不过金,只好随着他去。

  格瑞觉得,他应该是一个很会拒绝的人,无论是什么都不会让他动摇,但为什么,对于金,他总会那么任由他去呢?

  最后他想来,觉得这样过日子也很不错,有金这样的人在,永远不会感到无聊,他就像个小太阳,无时无刻都有些充沛的精力,一躺下就能睡着,等格瑞抱他压抑住他糟糕的睡姿,似乎无忧无虑的样子。

  格瑞也不会注意到,在晚上偶尔睁开暗红眼睛的金。

  无忧无虑?真的……是这样吗?

  

  

       “那个……格瑞学长,我有话想对你说!”

  “免谈。”

  格瑞收拾好书包,只是瞥了一眼面前涨红了脸的少女,冷冷地回了一句,就扯上金走了。

  “走了。”

  “格瑞,你就这样拒绝她,真的好吗?”

  “你少多管闲事吧。”

  沉默了几秒。

  “格瑞,你真受欢迎啊!不过也不奇怪,你长得那么帅,我都怕你哪一天和一个妹子走了。”

  格瑞停了下来。

  “你这算什么感叹?”

  金歪了歪头,挠挠腮帮子。

  “有什么问题吗?”

  格瑞先盯住了他几秒,木槿紫的眼睛竟让金有种浑身不自在的感觉,然后格瑞扭头就走。

  “诶,格瑞,你突然走那么快干嘛,怎么了吗?”

  格瑞那一刻觉得,他想多了,但金没有。

  金已经有了除他之外的朋友了。

  他在下课的时候,都能看见金与同班的紫堂幻和凯莉聊得很愉快。

  凯莉是个很敏锐的人,一下子就能注意到了格瑞的目光。

  格瑞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用什么样的眼神去看他们的。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凯莉的眼神里总带着些胜利者的味道。

  但他坚信那只是自己的错觉。

  格瑞只知道,金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只闹着自己和他玩棋了。

  他想了想。

  作为一颗行星的他,真的有权利干涉作为人类的金的人生吗?

  他很快给自己得出了答案。

  完全不可能。

  所以在很久以前,他就已经开始尝试推开金,让他别再离自己那么近。

  金却总会再死皮赖脸地跟上来。

  现在,也不会再这样了吧,这不是很好吗?

  格瑞想着,却不知道为何感到一阵心酸。

       他突然明白了,在金的影响下,他已经快认为自己就是一个正常的人了。

       他自己都被自己这样的认知吓了一跳,他认为这并不应该。

  所以,他也想离开了,他本来就不应该在这。

  但他总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牵绊着。

       就是让他感受到这一切的金。

  他离不开金,就像鱼儿离不开水,人离不开空气,地球离不开太阳一样,心都是不自由的。

  很显然上面的例子都是强迫性的。

  格瑞在想,究竟是强迫性……还是自愿性呢?

  他一直在试着回到自己流浪的宇宙中。

  不过目前来说,他还没有能脱离太阳引力的逃逸速度。

  他试图从霍金《时间简史》中晦涩难懂的词汇中寻找自己来到地球的原因,又该怎样回去。

  结果必然是一无所获。

  他来到这里,本身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还变成了一个人,这就更加不可思议。

  “格瑞,你总是在研究这些宇宙类的东西,不觉得它们很难懂吗?”

  在金问着这些问题的时候,他也想过和金坦白,但他注意到了,说起“宇宙”的时候,秋的表情总会像凝固了一般,似想起了什么。

  他还是乖乖闭嘴,什么都不要透露好了。

  他觉得他快跟不上金的步伐了。

  金走在紫堂和凯莉的中间,留他兀自走在最后。

      他已经不会再理会他了。

      无论在哪,他都是孤独的。

      那不是好事吗?

  但金总还是会回头,拉住他的手,让他别落下。

  “怎么可能只留你一个人在最后啊,格瑞不仅仅是我的家人,还是我最好的朋友!”

  其实金才觉得自己跟不上格瑞。

  他是那样的强大,他们之间的差距,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表现得很明显了。

  他不甘,他拼命地追赶格瑞,却永远追不上他,他想让格瑞等等他,但格瑞和往常一样,只有一句——

  “别跟着我。”

  他偏要跟。

  即便跟过去是刀山火海,走的路是万丈深渊,跟上去就万劫不复,他也要跟。

  所以他一直都在拼了命去考上格瑞要去的学校。

  他的期望也没有辜负他的努力。

  因为格瑞是他的家人,是他最好的朋友……不是,吗?

  不是,吧。

  不知道谁在内心否定了他。

  

  

很快,金也成年了,秋也结婚了。

  他很舍不得就要出嫁的姐姐,当姐姐就要离开的时候,他差不多就要扑上去了。

  格瑞一把扯住他的帽兜。

  说出了他从小到大都在说的话。

  “少给秋姐添麻烦了。”

  看到秋姐终于幸福了,他终于想把一个事实告诉金了,自从他发现一个事实后,想了很久很久,觉得不应该再向金隐瞒这件事了。

  他们来到初遇的草坪。

  “格瑞……好怀念啊,我就是在这里遇到你,我们小时候也经常在这里看星星。”金张开双臂,绕了几个圈,然后倒在了草坪里。

  “金。”

  “怎么了吗?”

  “我希望你可以相信我接下来说的话——”

  “说什么呢,只要是格瑞说的话,我都会相信。”

  “我其实是——一颗流浪行星。”他先说了一句,看了看金的反应,发现他的表情根本就没有任何变化。

  心下一惊。

  “格瑞,你继续说吧。”

  “我被黑洞吞噬,不知道为什么就会来到这了。”

  格瑞的周身浮现出了一圈淡淡的蓝紫色光环。

  “好漂亮……格瑞,你果然是最漂亮的行星!”

  金目不转睛地盯着格瑞的光环,笑着说。格瑞看着金的笑容,一时间竟愣住了,没有注意到金话中的“果然”。

  “我过了很多年才发现,我还可以浮现出我作为一颗行星时环绕的光圈。”格瑞做了一个手势,一条小小的星河就飘忽在他的两手之间。

    “18岁生日快乐,金。”格瑞难得挤出了一个算得上温柔的笑容。

  金抿住了嘴,哭丧着脸。

  “呜——还是格瑞你最好了!我还以为你不记得我的生日了,明明过去每年都是我提醒还一副不情愿的表情!”

  格瑞将金轻轻拢入自己的怀抱中。

  两颗贴合的心脏一齐跳动。

  “格瑞,你和别人果然不一样,你的心脏,不在左边,而在右边。”金指着格瑞的右胸说道。

  “这样拥抱的时候,就会感觉两颗心脏都在同一侧跳动,真是一种奇妙的感觉啊~”

  格瑞笑笑,没有注意到金晦暗的表情。

  其实格瑞,我早就知道了,你是一颗流浪行星。

  

  一个中年男人坐在天文研究所的电脑前,一只手小口小口地啜着咖啡,另一只手噼里啪啦地敲着键盘,突然,他被电脑上坐标图上一颗转瞬即逝的红点吓了一跳。

  狠狠地放下咖啡杯,里面的咖啡受到剧烈的摇晃,洒出了几滴,飞溅到桌子上。慌慌忙忙地,他赶紧打开了坐标位置。

  他看见了屏幕上那一行小小的红字。

  「Rogue PlantCFBDSIR2149」

  并且……这个坐标位置是!

  他一下子站了起来,手边的咖啡一下子被掀翻了,咖啡洒了一地,他也根本就不在意。

  “博士,怎么了吗?”

  旁边的研究人员看着博士如临大敌的惊恐表情,也赶紧起身冲到电脑去看。

  “Rogue Plant CFBDSIR2149”

  一个研究人员念了出来。

  “这!这不是十几年我们观测消失的流浪行星吗?”

  “我记得——那是一颗带着蓝紫色光环的行星,特别漂亮,当初因为它消失,我们还惋惜了很久呢……”

  “他怎么会出现在地球上呢……”

  博士觉得自己快要说不出话来了。

  “快!快封锁信息!千万不能让任何人看见!”博士嘶吼着,技术人员赶紧采取了行动。

  “千万,千万不能让其他人看见!流浪行星,具有很大的科研价值!”

  “那博士,我们要不要去坐标处研究一下?”

  “不行……”

  “啊?”

  “不能影响奇点……”

  其实这是他的私心。

  不能让任何东西破坏那个地方的平静。

  按照CFBDSIR2149的消失时间,他应该已经在这里呆了很久了,方才的红点只闪烁了一下,看来观测到能量波动并不大,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那个孩子应该也不会有事。

  金,愿上帝保佑你。

  但,这份情报,还是被某个内部成员泄露了。

  还是被外国国家了解到了。

  Rogue Plant的奇点,就在中国。

  寻找行动,也悄无声息的开始了。

  

  “格瑞,既然你是一颗流浪行星,你还要回到宇宙中吗?”

  “目前还没有找到方法。”

  格瑞这些年,一直都在隐瞒着金和秋,独自寻找回宇宙的方法,但那么多年过去了,依旧是一无所获。

  “找到了你就会离开我吗?”

  “……”

  格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已经明白了一个事实。

  他已经喜欢上金了。

  无可救药地喜欢上了。

  是金收留了不知所措的他,陪伴着他,度过了这些年。

  他知道金为了追赶他,付出了多大的努力。

  但他一直都在被一个问题所束缚着。

  他只是一颗行星,有权利干涉作为人类的金的人生吗?

  他还是很果断地给出了自己答案。

  不可能。

  “金,我……”

  格瑞的后面一句话,金都没有听清楚,因为他只听见了,不远处“轰”的一声,和玻璃被震碎的声音。

  金反应过来之后,已经被格瑞扑倒在地了。

  “金,我们赶紧离开房屋内——”

  桌上的收音机传来播报。

  “请在xx地区的群众,立即开始紧急避难!再说一次,立即开始紧急避难!军队侵入(沙沙沙……)原因……暂时不明……”

  博士啪地一下拍起了桌子,猛地站起来。

  “是谁……透露了CFBDSIR2149的情报?”

  没一个人敢回应他。

  博士的冰蓝色眼睛里饱含着蚀骨的杀意。

  “向上面汇报,原因是RoguePlant的奇点坐标被泄露。”

  “如果……没有人站出来的话……那只好,由我负全责了。”

  “博士……”

  “在这之前,我要去找我的儿子。”博士脱下身上的白大褂,飞快地跑了出去。

  只有他能解决这一切,所以,千万不要有事。。

  博士心里祈祷着。

  很快,战火就会燃烧到世界的各个角落。

  这是一场——「Rogue Plant奇点争夺战」

  博士觉得。

  这是一场永远不会有赢家的战争。

  

  平静的日常就像破碎的玻璃,被枪声打破了。

  “格瑞……怎么会……突然爆发战争啊。”金在紧急避难所,蜷缩成一团,把半张脸埋进了手里。

  格瑞翻了翻手机,还好,还有一点信号。

  经过漫长的加载,格瑞在看到答案的一瞬间,手一抖,手机就掉了下去。

  金顺手就接住了,第一次看到格瑞浑身颤抖的样子,他有些害怕。

  “怎么了……格瑞……”他看向手机的屏幕,瞳孔瞬间收缩。

  「Rogue Plant(流浪行星)奇点坐标被泄露」

  他赶紧继续往下翻。

  「几年前,一个天文研究所宣城发现了“不围绕恒星运动”的行星,并称之为“流浪行星”,最早发现的流浪行星,被取名为“CFBDSIR2149”,经各国科研工作者的研究证实,如果能找到这一颗行星,将对人类的科研有巨大贡献,近日,国内某天文团队发现了Rogue Plant的奇点坐标位置,在xx区域,各国将展开战斗,争夺Rogue Plant的奇点,这可能将会是……第三次世界大战。」

    金抬头看着格瑞。

  “格瑞,这……怎么会……”

  “一定是因为我释放光环了。”

  他最担心的事态还是发生了。

  金拉住了他异常冰冷的手。

  “是我疏忽了,对不起,金。”格瑞咬着下唇,丝丝血液顺着他的唇流了下来,他的情绪前所未有的波动着。

  “格瑞……你不会在想,这一切,都是你的错吧?”

  格瑞甩开了他的手,露出了一个自嘲的笑容。

  “那不然呢?”

  说完,他就要朝外走去。

  “格瑞,你不会要出去吧!?外面太危险了!”

  “对我来说不算什么。”

  金想伸手扯住他,但失手落空。

  “格瑞,你想做什么?”

  格瑞没有回答他。

  金赶紧起身跟上他。

  “别跟着我!”

  “我偏要跟!”

  格瑞的声音里充满了决然,而金的声音里带了嘶哑的哭腔。

  “过去也好,现在也好,你为什么要一个人背负?这不是你一个人的错啊!我一定要陪着你,即便跟你过去是刀山火海,走的路是万丈深渊,跟上去就万劫不复,我也要跟!”

他激动地喊着,把拉住他的手用力往后甩,引来周围的避难的人都忍不住看了他几眼。

  注意到了周围的视线,格瑞狠下心来,不顾一切地向前走去。

  金也不顾一切地跟了上去。

  格瑞,真的,这不是你一个人的错。

  军队已经暂时离开了这个区域,硝烟依旧弥漫着,只留下了一些人的尸体。

  格瑞走得很快,金要用小跑才跟得上他。

  看着曾经居住的房子变成了残垣断壁,看着曾经熟悉的街道变成了人间炼狱,即便作好了心理准备,金还是被震惊到了。

  战争仅用了几个小时就把无数个日日月月构筑的城镇毁灭掉了。

  格瑞和金没有一句话的交流,不过格瑞还是会时常回头看几眼金,确保他的安全。

  金心里十分不爽。

  格瑞看着他的眼神,就像看一个麻烦鬼的眼神。

  他才不会拖累格瑞呢。

  他突然感觉踩到了了什么。

  是一个人的肠子。

  再看过去,就是满地的脑浆。

   金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无数次心理准备,但是真实的感受到,金感到胃里一阵翻滚,一阵恶心的感觉涌上来。

  “想吐就吐吧,受不了就回去。”

  不行。

  金还是忍住了想吐的念头,紧跟着格瑞的步伐。

  “你究竟要去哪,格瑞。”

  格瑞的脚步停下了,金一时没反应过来,撞到了他的背上。

  “格瑞怎……”他扶着额头,看向格瑞所看向的地方。

  一个巨大的坑,阻挡住了去路。

  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格瑞赶紧拉着金躲在了一些破碎的建筑物后。

  金被格瑞抱住,捂住了嘴,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金屏住了呼吸。

  布满了隐瞒的天空露出一点血色,积雨云盘旋着,却迟迟不肯降下甘霖清洗罪孽,金通过缝隙,看见那些士兵的尖刀上还有着血,顺着刀刃往下流淌着,啪嗒地滴在了被翻开的土地上,一点一点地渗入土地之中。暗红的土地还在一片片地扩散着,那些噬血的士兵的眼神麻木冷酷,就像毫无感情的机器。

  金止不住地颤抖。

  但他发现,抱住自己的格瑞颤抖得更厉害。

  等那些军队的脚步声走远了,金担心地握住格瑞的手。

  “格瑞你没事吧?”

  “我没事。”

  格瑞轻轻推开了金,打算绕路过去。

  虽然格瑞强装镇定,但话里的颤音还是暴露了他的心情。

  为什么搜寻格瑞,还要杀那么多的平民呢。

  格瑞和金心里,有着那么一个共同的疑问。

  很快,金就知道格瑞要去的地方了。

  格瑞出现的那个地方。

  躲在草丛里,金看着聚集在那的士兵和科研人员,看起来貌似都是外国人。

  “格瑞,即使我们来到这了,又有什么用呢?”金小声地对格瑞说道。

  格瑞眼睛里尽是迷茫。

  “我们先在这附近找个暂时安全的地方吧。”金提议。

  格瑞点了点头,当他们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往外走的时候——

  咔嚓。

  树枝被踩断的声音。

  "Who?"

  还是被发现了。

  格瑞一把抱起金,马上逃跑。

  子弹上膛的声音。

  “啪!”

  子弹飞过去的那一刹那,就像慢动作镜头,打中了格瑞的左胸膛,鲜血奔涌而出。

  "Yes!"以为虽然没打中头,但也打中了心脏的士兵与队友击了击掌。

  然而格瑞还在奔跑着。

  ???

  士兵们都震惊了。

  每一个人都愣在了原地,谁也没有去追。

  你格瑞可不是普通人。

  金只听见了子弹嵌入血肉的声音和格瑞的一声闷哼。

  “格瑞!?你没事吧?”

  到了安全地带,格瑞直接就松开了手,金直接摔到了地上,虽然感到有些疼,但他更担心格瑞的情况。

  “不是什么要害位置。”

  血还在流,这样下去,金怕格瑞也会失血过多而死。

  现在他不能取出子弹,也不能给伤口消毒,金急得团团转,却什么都做不到。

  格瑞并没有管那么多,直接扯下自己的领带,简单包扎了一下伤口。

  “啊!格瑞,这样不……”

  “我又不是人。”

  “格……”

  “别担心了。”

  格瑞听着此起彼伏的炮弹声,看着一片狼藉的世界。

  “现在……我还能做什么呢?”

  他本来是不想牵扯到这个世界的,更不想牵扯到金。

  现在全世界都在找他,整个世界都乱了套。

  都是他一手造成的。

  “格瑞为什么会觉得是自己的错呢……明明……格瑞你只是在宇宙中旅行,然后,然后被卷进了黑洞里而已啊……你没有任何罪啊!”

  “明明——明明我才是——”

  “金。”

  一个陌生的声音。

  两个人瞬间警觉了起来,但这次是金按住了要站起来的格瑞,挡在了他的面前。

  金看到那个面容的一刻,有种难以置信的感觉。

  那是一张和金极为相似的脸。

  “金,冷静下来听我说,我是你的父亲。”

  金一拳挥了过去,被他接住了。

  那一拳根本就没有用什么力气。

  “冷静?冷静什么?在这时候让我见到我从未见过的父亲,你让我冷静?”金一字一顿地说道。

  “对不起,金,我不应该让你出生的。”

  “你这话什么意思。”格瑞有些冷冷地说道。

  他就像无视了格瑞,继续说道。

  “我和你的母亲——只是因为科研的原因结的婚,和她生下你,本来是想把你培养成科学家的,但——你身体里有一个变数,这个变数,来自我在研究星体时产生不明的宇宙射线造成的,那是一颗,赤红的星体,它的身旁,环绕着一圈金色的黄带。”

  他顿了顿。

  “我想这样说你一定知道那个变数是什么,也许正是这样,你就当了一辈子的变数,对不起,金,我一直都愧对你和秋。”

  听到姐姐的名字,金的表情终于变得柔和了些许。

“所以金,让CFBDSIR2149回到宇宙中吧。”

  “!”

  金回头看向了格瑞。

    然后他回头,坚决地说。

  “不行!”

  “那我只能帮你杀掉他了!”金的父亲不知道从哪抽出了一把刀,冲向格瑞。

  格瑞本能地想抵抗,但金比他动作更快。

  锋利的刀刃在金的手臂上划下了一道长长的血痕。

  “金,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你在维护一个能阻止战争的人,不,是行星!”

  “我知道啊!”

  “那你又是何尝呢?”

  “因为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让他回去啊!”

  “……”

  金的父亲一时语塞,貌似这话说得非常有道理。

  “但我也不想让他死啊!”

  “杀了他就能解决一切,难道你还想看到更多人的尸体吗?”

  “金,够了!”

  格瑞忍不住喊出了声。

  “格瑞,在你来到我们家的那个时候,我已经说了,我会保护你的。”金再次回头,看向格瑞。

  格瑞发现那蓝色的眼睛里夹杂了红色,慢慢渲染开来,整双眸子都是红得似能滴出血的颜色。

       似曾相识。

       很漂亮的红色。

     “金,你果然……就是最大的变数……说实话,你是我的儿子,我真的很不想和你打起来。”金的父亲无奈地叹气。

       没等他喘完气,黑金就冲了过来,动作敏捷而迅速。没过一分钟,金的父亲手里的刀子就已经到了黑金的手上。

  刀刃一点点的接近了金的父亲的喉咙。

  他心想着,闭上眼,嘴角浮现出一抹自嘲的笑容。

  ……就当他自作自受吧。

  “金!快住手!”

  格瑞冲上前,一把抱住了金。

  他才不担心金的父亲的死活,他只怕金清醒之后面对不了自己弑父染血的双手。

  所以格瑞狠下心来用力打了金一拳。

  “你不是我认识的金,你是谁,我是不是……见过你?”

  黑金抹了抹被打出血的嘴角。

  “没错。”

  “金呢?”

  “他好着呢,不如说……我就是他。”

  “骗人,你和他差了那么远。”

  他认识的金,不是那样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狂气的人。

  黑金摆了摆手,咧开了嘴笑着。

  “拜托,我都是为了你哎。”

   格瑞一副看傻子的眼神,又往他脸上打了更重的一拳。

  金还是没有躲,受到极大的冲击,他一连退后了几步,白色的头发挡住了他的眼睛,往地上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黑金又重新看向格瑞。

  然后他的心一紧——

  格瑞捡起了刀,正准备往自己心脏刺去——

  银色的光在半空中闪烁,旋转了几周,受到重力回落,划出一个漂亮的弧度,插在了离格瑞很远的土地上。

  刀子还是被黑金一脚踹飞了。

  “让金出来,我没法和你交流。”

  “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我只不过是将金‘要保护好格瑞’的执念放大了,躲在金背后庇佑的你,有什么权利来命令我?”

  “金!金……”

  听了这番话,格瑞垂下了眸,一副非常痛苦的样子,第一次用着低声下气的语气请求着金。

      “求你了……别再这样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你来庇佑我。

      乖乖躲在我身后不救好了吗。

  “真是让人嫉妒啊,被他所深爱的你。”

  黑金叹了口气,用一种近似疯狂的嫉妒盯着格瑞,眼中的红色慢慢褪去,头发也由白转金。

  格瑞陷入了沉思。

  他被金……深爱着?

  金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后,向前踉跄了几步,接着就脱力倒下,激起一地的灰尘。

  格瑞赶紧把他扶起来,抱在怀里。

  “CFBDSIR2149……你是叫,格瑞对吗?”

  金的父亲突然开口了。

  “你是在什么时候遇见金的?”

  “五岁左右。”

  对于他的提问,格瑞感到有些不解,但他的下一句话,瞬间让格瑞睁大了眼。

  “那他恐怕,早就知道你是一颗行星了。”

  “怎么……会?”

  格瑞僵硬地看向怀里的人,金似乎很不安的样子,鼻子眉毛都皱到了一起,额头上布满了细细小小的汗珠。

  “他没和你说吗?”

  金的父亲惊讶地看着格瑞。

  “难怪……”

        难怪在他告诉金他是一颗流浪行星的时候,他完全就没有任何惊讶的感觉。

        原来如此。

  “我刚才说到过吧,因为我的研究关系,金曾受到一束来自一颗红色星体的宇宙射线的影响,据我的观察,那是一颗年轻的恒星,刚才那个人格,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出现的变数,但,其实还有一个变数,是我最近才发现的。”

  金的父亲不慌不忙地掏出一根烟,用打火机点燃,透过烟雾看着格瑞的脸,似乎在想些什么。

  “他还可以感受到连探测器都发现不了的星体能量,那颗红色星体到底是如何做到的,我们还无从得知。”

      “那——”

      “别急,我还没说完。还有——就是,那颗红色的星体,貌似还和黑洞有什么联系。”

  格瑞心下一惊。

  金的父亲狠狠地吸了一口烟,结果被呛到了,咳嗽个不停。

  “他出现了多少年,我就已经追踪他多少年了,他对金,就应该是对我的报复,真的,很对不起这个孩子啊……”

  “所以,我觉得,金一定有办法让你回去,我也不想动手了,因为这孩子好像很重视你的样子。”

  格瑞已经听不进任何话了。

  他的脑子里只有一句话。

  金早就知道他是一颗行星了。

  那他这么多年都隐瞒着,是为了什么?

  那他收留我,又是为了什么?

  那颗红色的星体,又是要干什么?

  金到底要做什么?

  格瑞心里冒出了一连串的疑问。

  和金相处了那么多年,格瑞自认为已经足够了解金。

  但他现在才发现,他对金一无所知。

  他正想着,突然感到怀里的金动了动。

  然后,他初次相遇的,那对漂亮的蓝色眸子,忽的睁开了。

  “格瑞……?”

  “金!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是一颗行星了!?”

  快否认我啊。

  “对不起……格瑞……”

  为什么?

  为什么要道歉啊?

  啪嗒。

  温热的液体落到了金的脸上。

       这是格瑞第一次哭出来。

       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哭。 

       一种说不出的感情涌上心头。

  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不停从格瑞木槿紫的眼睛里落下。

  金慌忙举起手,想帮格瑞拭去眼泪,但他的手被格瑞甩开了。

  “为什么,金,为什么你要瞒着我。”

    “我想让你在这,来一次不一样的旅行,你早就看腻了,宇宙中的光景了吧。现在看来,反而是我过得比较愉快呢。”

  “金……难不成,你就是那颗红色的星球?”

  金的父亲,已经快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准确来说,应该是主人格。”

  “所以……不是你本身有探测行星的能力,而是……你本来就是一个星体的载体!”

      “没错,不过,另一个我,是完全因为失控而出现的,和我本身没有任何关系。”

       金什么都知道。

       这个事实让格瑞有种被欺骗的感觉。

       一直在伪装的,不止他一个人。

 “……那之前和我的相处,都是你伪装出来的吗?”

  格瑞攥紧了拳头,说话都带着些许颤音。

  “我没有装出来,我只是······真心想让你作为人在这生活的······那么,就不应该让你意识到你是一颗行星。格瑞,我早就已经注意到你了,在我形成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你了,那时的你还是一颗流浪行星。”

  金有些难为情地笑着,那是一种格瑞看不懂的笑。

  “注意到你一直都在星间流浪着,孤独地流浪着,我一直都很羡慕你的自由,我是一颗恒星,除了自转什么都做不到。但后来,我发现,你好像并不是很开心的样子,你身上的光圈,变得越来越黯淡,所以我在想,你是不是看腻了宇宙间的景象。这时,我发现了一个独特的星球,上面似乎有着生命,所以,我先来到了地球上,作为一个人。”

  格瑞已经完全愣住了。

  “因为我是直接作为一个人格来到了这个身体,一切的一切都让我感到十分有趣。所以,我拜托了小黑洞,让你也到这里来,与你相遇。”

       虽然格瑞早就知道,金的心思没有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粗神经,但也没想到会那么缜密。

       他以为他瞒得很好,但金瞒得比他更好。

  “我已经不想离开了,但我觉得这太过分了,毕竟,我作为一颗恒星,有什么资格干扰人类的生活啊,是吧,格瑞?即使,你我都觉得,生活在这,十分都有趣吧,虽然我非常享受在这的生活。”

      金垂下了眸。

      这是格瑞也会经常想的问题。

      星体没有资格干扰人类的资格。

      那,恒星是不是就有干扰行星的资格了?

  “毕竟,格瑞……作为人,你的天赋可是比我要好得多了啊……”

金带着些许苦涩的笑着。

       为什么啊,为什么啊金,为什么你要这样笑?

       金深吸了一口气,脸上带着些红晕。

  “我终于明白了,格瑞,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你,只是,我不能作为人喜欢你了。”

       金笑得很开心,有几分羞涩,几分决然,随后,他背过身去。

       格瑞拼命地跑向金。

  “小黑洞——我们要回去了!”

       空间被撕裂开来,一个黑洞出现在他们眼前。

       格瑞早就明白了,明白他喜欢金。

       他早就该说了的,说他喜欢他。

       只是他觉得作为一颗行星,不应该对一个人类抱有这样的感情。

       但如果金是一颗恒星,他是不是就可以——

  “格瑞,走吧——”

  “金!我也……”

  没有等格瑞说完,金就跳进了黑洞里。

   格瑞有些失神,随后,他咬咬牙,也跳进了黑洞里,接着,空间又重新闭合,黑洞消失了。

  ……

  ……

       ……

       连绵的战火还是持续了几个月,但终究还是结束了。

       每一个国家都非常不甘。

       这场战争,没有一个赢家。

       当人们都在庆祝这场短暂的战争结束之时,金的父亲扛着天文望远镜,走上了天台。

  寻找到了那颗瞩目的赤红星体,金的父亲发现,那颗一直都在流浪的蓝紫色光环行星,在围绕着它公转。

  他知道,行星叫格瑞,恒星叫金。

       名叫格瑞的流浪行星已不再是孤独的星宿旅行者,他已归属于叫金的红色恒星。

       当初格瑞为什么会来到地球上呢?格瑞说,他只能用幸运这个词来解释,很幸运,他在星间流浪的时候,被金注意到,很幸运,他被金所深爱着。

-----------------------------

我写完啦!!不要脸的顺便蹭个七夕tag!!

一直都很喜欢行星宇宙类的题材

再说一次!!里面的科学啊什么的都是我编的!!剧情需要

战争描写比较幼稚_(:зゝ∠)_

看在我爆更万字的份上不要脸地求个长评

准备开学了_(:зゝ∠)_作为毕业班可能短时间内不能再更了

请多指教!!

评论(4)
热度(30)

© Trans隅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