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隅透

=溯流 杀天小英雄加释祠 我永远喜欢ZR

【瑞金】代替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主题:交换
_(:з」∠)_上周写了一千字了 我当初的构思和这个主题应该也扯得上关系吧……
前篇隐瞒(轮回)←→后篇逆转(奇迹)
就决定叫【因果循环】系列了
下周应该结局了,请多指教!
  

         空气似乎凝结住了,一时间强大的压迫力向金袭来,他像失去水的鱼一般张着嘴,呼吸一下子变得杂乱无章,喉咙干干涩涩的,他沙哑地说道——

  “格瑞,你……咳,咳咳!”

  剧烈的咳嗽使金把快要说的话又给堵了回去。

  “为什么要瞒着我?”
  格瑞紧握着的拳头微微颤抖着。

  “对不起……格瑞……”

  “为什么要瞒着我?”

  格瑞又重复了一遍,他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就算再想掩饰,他的话语中还是带了些许颤音。

  为什么要道歉啊。
  有什么好道歉的。
  他并不恐惧死亡。

  金没有回答,直接就跑向了门外,木地板被踩得嘎吱嘎吱地响,就像恶魔的呼唤。

  格瑞没有追上去。

  他忽然感到嘴里有一股铁锈的味道。

  抚了抚嘴唇,发现只是自己刚才咬下唇咬得太重,咬破了脆弱的表皮,嵌进了柔软的血肉里,丝丝血液流进了他的嘴里。

  他想起了他的最后一个梦。

  他和他唇齿相依,嘴里也是溢满了这样的血腥味。

  那又是怎么回事呢?
  
  金莽撞地跑上楼梯,跌跌撞撞,磕磕碰碰地,撞在不锈钢的扶手上,发出哐当的闷响,使得整栋楼的声控灯都一起亮了。他感觉自己站都快站不起来,两腿虚弱得似乎都不是自己的,他却依旧跑着,腿上一下子就青紫了几块。粗暴地拉开楼顶腐朽的木门,没注意到脚下的门槛,一下子被绊倒在了水泥地上。

  手肘、膝盖和鼻子被磨的生疼,泛着红,被翻开的皮是灰色的,右手腕还脱了臼,身上粘满了灰尘,一副狼狈不堪的样子。

  金吃力地用左手撑起身体,想站起身来,却浑身无力,又倒了回去。

  数次的轮回,让他感到很累很累。

  更多的,是看到自己最重要的人在自己面前不断死去模样的绝望和伤感。

  他实在太难受了,他也不像让他看到他这副毫无精神的样子,所以他选择了暂时离开那个人的身边。

  放弃救他?那是怎么可能的事。

  金还是勉强支起了自己的身子,摇摇晃晃地站着,像一株脆弱的小草,似乎随时都会被风吹道,黯淡的蓝色双眸里写满了迷茫。

  那我又能怎么办啊?

  低下头,看见了手中的血痕。

  “上次是腹部……前次是背……这回……应该在哪呢?最好,不要像上次那样了……”

    拉起了卫衣,金的眸子一暗。

  “到底……还要不要,和‘他’继续这样下去呢……”

  金的肚子上是一条横跨了整个腹部的疤痕,看起来触目惊心。

  “金。”

  格瑞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赶紧把衣服给拉好,金深吸了口气,勉强还是扯出了一个笑容,转过头去看格瑞。

  “格瑞,怎……嘶嘶格瑞你轻点!”

  他还没有说完,就被格瑞一把拉住,刚才脱臼的手腕被拽得生疼,让他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

  格瑞只是淡淡瞥了一眼他的惨状,果断就蹲了下来。

  “上来。”

  “格瑞,我自己……”

  “上来。”

   金叹了口气,还是无奈地伏在了格瑞的背上。

  “哒、哒、哒”

  默默数着格瑞的每一个脚步声,金越发地变得焦躁起来。

  回旋楼梯一个个的打着转,如同一次次轮回。

  “金,可以……告诉我上一次轮回是怎么死的吗?”

  格瑞转过头来,突然开了口。

  “诶?”

  金微微睁大了眼,不是因为格瑞的问题,而是他又看见了、又看见了那个黑影,那个黑影就在格瑞身边,就在……盯着他。

  金感到黑暗似乎在一点点,一点点吞噬着他,慢慢地,慢慢地侵蚀着他,总有一股力量在把他往后拽,让他不自觉地松开了抱着格瑞脖子的手,向后倒去。

  “金!?”

  然后——他看清了,那个黑影,在格瑞后面举起了小刀,那个黑影——就是他自己。

  鼻尖萦绕着熟悉的血腥味。

  是他最在意的人的。

  格瑞睁大了木槿紫的眼睛,想对他说什么。

  然而一个字他都没听清楚。

  他被甩了出去,滚下了楼梯。

  身体的疼痛远大于心理上的痛。

  手颤抖着,摸出早就准备好的刀。

  毫不犹豫地——往自己背后划了一刀,很深很深的一刀。

  一条红色的丝线连接在了他的伤口和格瑞之间。

  空间开始扭曲。

  最后——他听清了“他”——那个黑影,一直都在呢喃的话。

  “不要——不要再这样了。”

  “过去——已经被彻底改变了,再也、回不去了。”

  什么……意思?

  “会——重蹈覆辙……”

   。
  金猛地睁开了眼睛。

  发现这一次回到的……并不是每一次他所回到的地方,而是……

  “上来。”

  眼前是刚蹲下来的格瑞。

  “怎么会……这样……”

  一连后退了几步,他又被绊倒摔到了地上,可他似乎已感觉不到身体的疼痛,痴痴地望着格瑞。

  “金?”

  “格瑞……不是明天了……不是了……”

  金整个人都在颤抖着,大滴大滴的眼泪顺着他灰扑扑的脸颊落下,注意到自己的眼泪,他赶忙抬起手抹着眼泪。

  “对不起,对不起格瑞,本来我说过不能在你面前哭的……可是你,现在一下楼,就会死啊……”

  下一秒,他被拥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谁让你一个人承担了,而且,我早就说过了,不要,再来救我了。”

  金擦眼泪的动作一顿。

  难道……就是这句话?

  不过,也没办法改变了吧……

  “可以,告诉我,前一次轮回,我是怎么死的吗?”

  “恶魔。”

  金似乎回答了一个和这个问题不着边的答案。

  “我与恶魔做了交易。”

  “!”

  “上一次、前一次,都是被他杀死的。”

  “那我……为什么……在梦里,看见的……是你?”

  “……我也不知道。”

  “那……为什么……”

  格瑞语塞了半天,也说不出关于那个吻的事。

  金就这样静静的盯着他的眼睛看,格瑞从没见过这样的金,让他浑身不自在。

  “因为我喜欢你,格瑞,前一次轮回……我才发现。”

  他挣脱开格瑞的怀抱,转身背对着他。

  “所以……”

  格瑞看见了那把小刀,刃面倒映出来的是他的脸。

  “只要我死了……”

  金举起了小刀,往自己的胸口刺去——

  “不行!”

  两个声音重合在了一起。

  一个是格瑞的,另一个是——

  “你要是重新开始轮回,你会变成我现在这个样子。”

  是那个黑影——不,准确来说是那个半透明的金。

  “只能作为一个旁观者,不停的看自己努力却无法救到格瑞,最后死了之后被恶魔控制,让自己亲手杀了——”

  金转过头去,一下子就看见,那个“自己”一下子被恶魔拍灭的情景。

  “你说得太多了。”

  恶魔的斗篷一辉,金衣服的下摆一下子被掀了起来。

  “不,不要让格瑞看到!”

  金拼命地想把衣服拉好,可他的行动根本就是无济于事。

  背上大大小小的,纵横着数不清的伤疤。

  最引人注目的是,是前一回轮回留下的,那条横跨整个腹部的疤痕。

  “啧啧,都有多少回了啊……”

  “这是……怎么回事……”

  格瑞声音由小变大,向恶魔嘶吼着。

  “哦呀?”
  恶魔扯开嘴角,笑了。

  “你还不知道啊?”

    听到最后,格瑞已听不进任何声音,只看见金的嘴一张一合。

  “轮回——当然是需要交易的啦~以他的血作为交换,每次轮回留下一次疤痕,换来的——自然就是重新来过了。”

  金一直在用他的痛苦,换来我现在这个样子?
  金做这样的交换,就只是为了我?

    “不要——再救我了!不要,再做这样的交换了!”

  格瑞明白,他只能说这样的话,但他什么都无法做到。
  这样的他……真的有阻止金的资格吗?

——————————————————————————
啊啊啊啊卧槽今天中午发的时候竟然被吞了我很难受
这会没网暂时不放上一篇文的链接了

上周就写好到“那个黑影——就是他自己”那个部分

本来是发了的,不过觉得卡文卡得不厚道就这周一起发了,估摸下周结局请多指教

  
  

评论
热度(73)

© Trans隅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