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隅透

=溯流 杀天小英雄加释祠 我永远喜欢ZR

【瑞金】暖意

#【花与甜点】系列 

花店老板瑞×甜品店老板金 

前篇(开端)  →记忆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主题:炉火

我流小甜饼,保准甜

请多指教啦!

       格瑞是一个忍耐力很强的人,所以,天再冷,花店里就算再冷,他也不会用任何取暖器。

  而他隔壁的金呢?每天都裹在羽绒服里,给人家装完蛋糕就马上窝回柜台里的小型被炉里,满脸幸福地趴在柜台上,看见只穿着说不算厚实的格瑞,他便发出一声感叹。

     “格瑞——你不冷吗——”

  金慵懒的声音拖得长长的,传到格瑞的耳朵里。

  “不冷。”

  他这么说着,把一杯热茶向金递去,金赶忙从被炉中伸出手去,无意间触碰到了格瑞的食指。

  “呜哇!格瑞你的手好冷啊!要不一起来被炉里暖和暖和吧?”

  “不用了,我还要回花店。”

  格瑞没给金挽留他的机会,迅速走出了门外,金歪着头看着出去的格瑞,慢慢地从被炉里挪动了出来,走上楼,时而传来翻东西的声音,似乎在找着什么,随即搬出了一个火炉,就吭哧吭哧地往格瑞那边搬。

  “格瑞——我这里有以前姐姐留给我的火炉,你要不要用?”

  金往花店里面一瞥,发现人不在,他就往花店深处走去,即使是再粗神经的他,也发现了有些不对。

         “……这不是有暖气嘛,花店也应该有暖气啊。”

        他看见了那扇紧闭的内门,很快就解开了自己的疑问。他刚想敲门,里面就传来了格瑞的声音。

  “别进来。”

  “那好吧——我就放门前了。”

  金小孩子气地嘟嘟嘴,但他也不打算再打扰格瑞,就把火炉放在了门口,就回甜品店了。

  格瑞听着他的脚步声离去,这才打开门,果真有个老式的火炉放在门边,他回眼望了一下房间里满是画了一半的不满意画作。

  嗯,这下有燃料了。

  格瑞其实还是个有名的画家。

  只是他不想让金知道而已。

  看着一幅幅画作在火炉里燃烧升起的炉火,身上感受到了暖意,格瑞心里一点波动也没有。

  反正都是不满意的。

  如果有专业画家在此,一定会为这些烧掉的佳作而叹息。

  然而格瑞却还看着那团炉火走神。

  他已经瓶颈很久了。

  自从遇见金后,脑子里终于有了可以突破瓶颈的构思,却怎样也画不出心中的感觉。

  格瑞稍微有点烦躁地扯着自己的银色散发。

  他另一只手里的画纸被炉火的火舌舔舐着,直到纸蜷缩至他的指尖,高温让他把纸下意识就丢了出去,一不小心丢到脚边的画上。

  脚边的画是他悄悄给金画的素描。

  他赶紧扑灭画上的火,可那张素描还是被烧坏了一部分。

  看着画上金只剩下了半张脸,眼睛都看不清了,格瑞才开始觉得烧画有点可惜。

  他任留炉火继续燃烧,他又拾起了调色盘和画笔,在画纸上一笔一划的画着,他的手因温暖而停下了自己都没有察觉的颤抖,这一次,他画得很流畅,也终于画出了自己满意的画作,身旁的炉火已经灭了,格瑞思索着是不是要感谢一下金。

  走出画室,格瑞这才发现天已经黑了,挑了一盆长得最好的多肉植物,用喷壶洒上几滴水珠,便向隔壁走去。

  “金——”

  格瑞才吐出了半个音节,他就不出声了,他看见金窝在被炉里,趴在柜台上睡着了,嘴边的口水都快掉出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格瑞只是看见他的脸,他就有一股暖意升上心头。

  把多肉植物轻轻放在柜台上,格瑞小心翼翼地拨开了他垂在眼前的金色软发,他的心便扑通扑通地加快了速度。

  格瑞是一个忍耐力很强的人,所以,即使再喜欢谁,那个人不喜欢他,他绝对就不会表达心意。

  他喜不喜欢金,他自己还不知道。

  他只觉得,金是他心中的炉火,给他的暖意会漫上心头,延伸至全身,这样,也很好了。

  格瑞又画起了他的素描,这些素描,他绝对不会让他成为燃料,这一些啊,不都是宝藏吗?只有这样的画,才是自己心里最真实的感情,深埋在心中。

  火种,也已经被点燃了,不是吗?

这是60分专业的小甜饼系列啦!甜饼写手从我做起!

其他作品→归档

(100fo就会放新长篇《你所诉说的海》 请多指教啦!)

 

评论(4)
热度(66)

© Trans隅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