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隅透

=溯流 杀天小英雄加释祠 我永远喜欢ZR

【瑞金】迷潭

#主题:差异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我流原著向,还是甜

也应该算是我对瑞金感情的理解,请多指教!

  金色的蝴蝶扑棱着翅膀,随着枯黄的落叶一同降到金发少年的鼻子上。

  少年稍稍皱了皱眉,蝶翼般的睫毛微微颤动着,慢慢地睁开了他那双带着水汽的天蓝色双眼。

  揉了揉眼,金还是感到自己的脑袋晕晕乎乎的,躺了好一会,他才缓缓支起身子,茫然地看向周围。

  这是一片很大很大的森林,金却总感觉这片森林很熟悉很熟悉。

  他刚才和格瑞他们又通过了一个比赛关卡,但还没反应过来,就失去了意识。

  “格瑞——凯莉——紫堂——”

  他呼唤着同伴的名字,但情理之中的,没有人回应,只有他的声音空荡荡地消失在落叶之间。

  谁都不在他身边。
  谁都。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脑子里想着的只有格瑞。

  他漫无目的地向前走着。

  他曾经很黏格瑞,虽说是他捡回了格瑞,可他觉得格瑞才是他的依靠。

  他想起曾经在登格鲁星球上,总会有同龄人对格瑞的身世叽叽歪歪,金为此对他这些曾经的“朋友”大发雷霆,和他们打了一架,最后还是格瑞拉住了他。

  “金!别打了!”
  “格瑞!可是,可是!他们在说你啊!”

  格瑞永远不会忘记金当时转过头来,看向他的碧蓝眼睛中,夹杂着多少暴戾的赤红,那种异样感。

  “金……”

  格瑞一时间无言回答,呆站在那里,任留着金继续一拳一拳地往说得最狠的那个人身上打着,拳头打到肉体身上的声音和那人越来越微弱的求饶声,直到他打到那个人趴下,他眼中的暴戾渐渐褪去。

  接着,格瑞冲上去抱住了他,金觉得,这应该是格瑞抱得最久的一次,也是格瑞唯一一次主动抱金,这个拥抱久到让金以为格瑞永远都不会松开。

  他是为了他才打的。

  格瑞抱着他的手颤抖着,垂着头表情藏着不让金看见。

  他能忍受别人的目光,为什么金就不能呢?而且还不是因为自己。

  不知道没什么,格瑞对哪个赤红眸的金有些畏惧,所以他并没有去阻止。

  这还是格瑞唯一一次放纵金如此不理智的行为。

  就只是以后,在登格鲁星,谁看到格瑞和金就远远地绕开,金一点也不在意,可格瑞总是有种因为自己才让金失去这么多朋友的愧疚感。

  可金总说。

  “谁管那么多啊!格瑞才是我最好的朋友!”

  当秋带着金去道歉的时候,金还是一副不服气的样子。

  “是他先说格瑞的!”

  看着姐姐不停地向被他打的人不停地鞠躬道歉,和那人母亲的不停责问,提出了高额的医药费,她把钱颤抖地交给他们时,金这才感到了歉意,不过不是为了他打了人的。

  “姐姐,对不起……”
  “你怎么和格瑞差异就那么大呢?”

  秋红着眼,哽咽着说 。

  “格瑞是我们的家人,可是,金,不要太意气做事啊。”

  “嗯。”
  “嗯……”

  金突然在想。

  我为什么会去打那些人呢?

  这个答案,他不是早就……得出了吗?

  他又向前走着,仿佛答案也在这一步步之间,清晰起来了……

  靠在树上的格瑞突然醒了。

  怎么……突然梦到了这件事呢。

  环顾了四周,格瑞紫罗兰的瞳孔猛地一缩,这个地方他太熟悉了。

  登格鲁星那片他经常去训练的树林。

  格瑞皱了皱眉,很快就意识到了他所在这的本质。

  “回忆……迷潭?既然是回忆迷潭的话……你想要我的,什么回答?”

  他不知道金是不是也陷入到了这片迷潭中,但他真的想让危险快点远离他,包括,格瑞他自己。

  所以他想让自己远离金。

  他相信金的能力,他相信金没有他的庇佑也能在凹凸大赛中好好活着,他的庇佑,反而就是一种威胁了。

     “这不是你的答案。”

  冰冷的男声响起,那是他自己声音。

  风声四起,落叶纷飞,难以言喻的感觉涌上心头。
  “这不是我……真正的答案吗?”

  那到底是什么,格瑞把手扶上了树干。

  树干的表皮很粗糙,又让格瑞想起在鬼天盟接住金,那柔软的触感。

  一想到那时,他的耳尖又微微发红。

  金从检到他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金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人。

  他不想让他来凹凸大赛的原因,就是怕某一天,自己要和他对战,他对金的实力有底,不怕他被别人杀死,只怕他又被人骗了,他这才把烈斩架在了鬼狐的脖颈上。

  他自认为自己和金是有差异的,他也不让他自己卷进自己的计划里,所以他只是默默地关注着金的一举一动。

  可他停不下自己对金的思念,但总想到他的身边,即使他总是吵闹。

  吵闹和独行是一种差异,但格瑞接受得了这种差异,成了习惯,没了反而难受。

  这已经不是差异了。

  “我……”

  他说了一个字,又抿了抿嘴,接着说了下去。

  “我喜欢他。”

  落叶刹那间被沙沙的拂起,绕住了格瑞,格瑞做了一个防御的姿势,然后落叶散开的时候,他看见了同样防御着的金,一看到他,紧张的表情就松弛开来,充满了欣喜。

  “格瑞!”

  金一下子冲上去抱住了格瑞,格瑞这一次没有选择推开。

  “刚才那个到底是什么啊!我就回答了一个我的想法,就“刷”的出来了!”

  “你回答了什么?”

  “嘿嘿!多亏了它,让我知道了……”

  他把嘴凑近了格瑞的耳朵,格瑞的耳尖一下子就红了起来,然后格瑞像以前那样,紧紧地反抱住了他。

  他们的差异啊,在一树之前,不近,也不远,恰好能够拥抱住对方就够了。
  
  
  
  

评论(4)
热度(81)

© Trans隅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