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隅透

=溯流 杀天小英雄加释祠 我永远喜欢ZR

【瑞金】雨霖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主题:下雨

#是新连载《七日·孤岛》Chapter.1.

#冒险家瑞×航海家金

准备中考了今后可能是月更了,请多指教!

       不好的预兆。

  乌云黑压压的笼罩在这片岛屿森林的上方,似乎下一秒就会滴出水来。

  ……怎么会下雨呢?

  得快些找到山洞。

  格瑞这么想着,包好伤口后就迅速从岩石上站起,拿起了身旁作为拐杖的木棍,勉勉强强地向前走着。

  这次冒险太糟糕了,他从未像今天那么狼狈过,通讯工具的信号明明刚上岛屿的时候还连得到,现在却寂静得异常,这时他甚至觉得自己恐怕没法回去了。

  嘛,无所谓。

  反正自己存在的意义从离开他那个深爱的人开始,就已经失去了。

  格瑞嘴角露出了一抹自嘲的笑容。

  本来自己这样的人也没法站在他身边。

  这个“他”是格瑞的发小金,是他儿时的邻居。

       同时也是格瑞深爱着的人。

  这个“深爱”可不只是朋友那么简单。

  他想把金占有,想和他建立朋友之上的恋人关系。

  当他意识到这一点之后,他的身体就剧烈颤抖起来。

  不是他觉得恶心,是他怕金觉得恶心,只是想想他就有种从未感受过的恐惧。

  所以他选择离开了金,只留下了一封信,不顾父母的强烈反对,去选择当一位冒险家。在这之后,他写的冒险记录有一篇还获了奖,得到了一笔不菲的资金,够他冒险好几次了。

  ……反正金这个三分钟热度的人不到半年就可以忘记他了吧。

  这是他的第七次冒险,以往他都会和冒险团一同冒险,但他那特立独行且冷漠孤傲的性格,明显融不进队友团结协作的气氛,所以这次他选择了一个人来到这座海上孤岛,结果在深入森林的时候被路边的藤蔓缠住摔了一跤,左腿被旁边尖锐的树枝捅了一道深深的伤口,打了好几个滚,右腿又撞到了岩石上。最不巧的是还快下雨了,他只好去寻找避雨的地方。

  直到找到了海岸边一座小小的山丘,他才发现了一个山洞,在这座小山丘的半山腰。

  他刚将绳索挂在峭壁边,大滴大滴的雨滴就已经开始打在了他的银发上,润出一片水渍。他小心翼翼地滑了下去,到了洞里,他才稍微松了口气。

  风卷着暴风雨一同席卷过来了,还好这个山洞是逆风口,格瑞只是被打在岩石上飞溅过来的细小雨滴淋到一些,其他都没有什么大碍。

  他又看了看自己的伤口,有些地方被感染了,还有一片淤青。他一边擦着酒精,一边忍受着刺痛想着。

  为什么这次冒险他会犯这种不必要的受伤。

  是因为又想起了金吗?

  他还好吗……?

  他应该已经差不多忘了他了吧,这都已经两年多了。

  金……

  本来是想找寻自己异常的原因,却被思念填满了头脑,除了苦涩其他都想不到了。

  雨稍微小了一些了,他突然看见了那就在他这座山丘不远的海滩上的,一抹亮色。与雨那白茫茫的一片,显得格格不入。

  海水在疯涨着,白色的浪花已经扑打在那抹亮色的身上,那抹亮色,一动也不动。

  那是金色。

  格瑞猛地站了起来,脚上的巨痛让他忍不住打了个踉跄。

  “金……!?”

  怎么可能。

  他对自己刚才那一瞬的想法感到难以置信。

  怎么可能是金。

        是他的思念产生是幻象吗?

  但他还是披上了雨衣,抑制住自己狂跳的心脏,挂好绳索,又从这座山丘的一半,滑到了海岸,赶到了那个疑似金的人是身边。

  那个人是趴在海滩上的,金发被水打湿,无法随着风舞动起来。他的手紧攥着什么,旁边有还有一叶小舟。

  格瑞睁大了眼。

  不会吧……?

  他手颤抖着将这个人翻过来。

  一张他无比熟悉的面孔,一张他深爱着的面孔。

  金。

  他很慢很慢地将自己的耳朵贴向了金的心脏,他感到还在很慢很慢地跳动着。

  格瑞感到从未有过的慌神,赶紧把金搬到一处淋不到雨的地方,做着急救措施。

  我快要死了吗。

  金想着。

  好不甘心啊……还没有找到格瑞。

  怎么会……就突然来了暴风雨呢?

  我的船员们,他们还好吗?

  金迷迷糊糊地想着。

  他突然感到唇上有一股炙热的温度。

  谁……?

  “咳咳咳咳咳……”

  蓝色的眼睛缓缓睁开,映入他眼帘只有黑暗,他还在想。

  怎么会……就突然来了暴风雨呢?

       他还不知道,他将会在这座孤岛上,与他一直想见的人,度过七日的时光。

       就仅仅七日罢了。

  

我想写一个BE···(不是)

写得比较赶可能会有点bug,如果有请提醒我一下!

作为一个甜饼写手,这篇还是会很甜的!虽然这一篇有点点emmmm

作为一个毕业党,真的很忙很忙···之后都会是月更,实在太抱歉了!暑假我会更爆瑞金的!(flag)

这篇一定会完结的,嗯。可能还会有车,嗯。

评论(2)
热度(28)
  1.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Trans隅透 转载了此文字

© Trans隅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