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隅透

=溯流 杀天小英雄加释祠 我永远喜欢ZR

【ZR】在花盛开之前

#庆祝杀天七月开播!!
能从一开始就看着它一路走过来真是太好了!!

#ZR逃亡成功的前提下 虽然真结局我也觉得挺好的

#我还想写个校园pa的ZR(小声)
请多指教啦

  森林、雾霭、山洞。

  Zack在这雾霭的晨曦中睁开眼。

  Ray就在他的怀里,紧紧地抱着他。用牙轻咬着下唇,一副极度缺乏安全感的样子。即使刚开始Zack还会对Ray这种小孩子般的行径感到有些不自在,但无论他和Ray睡得有多远,Ray都会不自觉的向他贴近,于是Zack就放弃了再与Ray辩驳。

  已经两年了,没想到他们真的还可以活到第二年。

  怀中的Ray已经颇具少女风范,身上披着大大的黑色披风,微微呼出的气喷在Zack的脖子上,即使是有绷带隔着,Zack不知为何感到痒痒的,他揉了揉自己黑色的短发,很苦恼似的眯了眯眼,伸出的手刚想将Ray推醒,却又在半空停住,背过身去唤道。

  “喂,起来了。”
  ••••••他在犹豫什么啊。

  昨夜他们意外被警察发现了,不得不遗弃原先的固定住所,到这片森林来临时逃避。天气也似在阻碍着他们的逃亡,暴雨不停哗啦啦的下个不停,林间泥泞的小路就变得格外湿滑。在这其中,Zack右肩意外中了一枪,而Ray的腿被地上尖锐的树枝刮出了一道深深的伤痕——不过,这也是这两年内习以为常的事了。即使雨后森林的空气是那样清醒,也掩不住两人身上的血腥味。

  “唔•••••••Zack,今天要去杀人吗?钱和绷带都已经没有了。”

  Ray揉了揉眼睛,长长的眼睫毛如蝶翼一般微微颤动,蓝色的眼睛比以前清澈了许多。由于跟着Zack逃亡了两年,即使长高了许多也还是看起来瘦瘦小小的。

  “嗯。”

  Zack垂下了眼,握起了镰刀的刀柄。他这些天为了维持他和Ray的基本生活都会去抢劫,但不知道为什么,选择的对象不再是“看起来很幸福的人”,而变成了“有罪孽的人(比如其他的抢劫犯、杀人犯)”,并且,杀人也再也找不到那种淋漓尽致的快感了。最不能理解的是,他不再想去遵守和Ray的诺言,他不想杀死她,所以他找了一个借口。

  “能保证我的安全之后再杀了你”

  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Zack也感觉很奇怪。
  他……不是最讨厌说谎了吗?
  并且……这个借口,也不可能实现吧。

  但Ray没有回答他任何一个字。

  Ray当时的表情他记得很清楚,他想不通,为什么Ray会笑。

  烦躁。

  “Zack,我和你一起吧。”

  Ray正准备站起来,却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被Zack及时扶住,扶着Ray瘦小的肩膀,Zack心中突然就升起了一股焦躁感。

  “别去了,会给我拖后腿的。”

  Ray像是没听见一样,看了看自己化脓了的伤口,又重新站了起来。

  “喂……Ray。”

  ……干嘛非要逞强啊。

  于是他随手就把Ray扛在了左肩上。

  太轻了。

  想到这里,那股焦躁感又升上Zack的心头。

  Ray的嘴角弯了弯,把自己有些长的金色头发束成了一个马尾,用宽大的黑色披风罩住了头,只露出一双澈蓝的双眼。

  那眼中的幸福似乎都要从眼里溢出来了。

  “喂Ray,发什么呆,带路。”

  “Zack。”

  “啊?”

  “什么时候……才能杀了我呢?”

  “这个问题你都问过我多少次了,我都说了等我……”

  “我已经足够幸福了。”

  Ray觉得,幸福对她来说,实在是一种奢侈品。

  Zack还没说完,就被Ray打断了。

  死一般的沉默。
        ……为什么不愿贪心一点呢。

  “Zack,你在犹豫什么?”

  沉默。

  “Zack?”

  Ray的声音很轻。但还是惊动了露水,晶莹的水滴顺着淡绿色的叶脉流下,滴到Zack的兜帽上,漫开一片水渍,但无法润平他心里那种无比的焦躁感。

  “闭嘴!”

  沉默。

  在沉默中Zack听见了草被人踩踏的声音。

  “啧……”

  迅速扛着Ray躲在了一颗大树背后,Zack悄悄窥视着。

  “Ray,快想办法。”

  Ray四下看了看,低声在Zack的耳畔说道。

  “照这种情况我们可能出不了森林了。”

  “那怎么办?”

  Ray微微蹙起了眉。

  “要不然……我出去就行了。”

  “不行!”

  Zack很果断地选择了拒绝,这个反应速度让他自己也有些意外。最近的他,好像涉及到Ray的事都感到很烦躁,让他自己也感觉很奇怪。

  ……为什么感觉耳尖在发热呢。

  于是他撇过头去,补充了一句。

  “你的脚让你走得出去吗!?”

  又是沉默,沉默陷入了困境中。

  Ray想起了两年前那天他们如同奇迹一般的逃脱。
  当时Zack的头和胸口全都是血,确还能抱着他逃跑,当时着实是吓了她一跳。

  ……是什么东西支撑着Zack那样做的。

  她一直在想。

  她当时对Zack说。

  “把我当作人质吧。”

  将他赋予给她的小刀放入了他的手心,那小刀早已经被抹上了血。

  “不……直接杀了我就好了……”

  Zack已经把小刀架在了她的脖子上,明明只要再移动一点,他就能够履行和Ray的诺言了。

  “你不想活,但我想活。”

  说谎。
  谎话竟然这么自然地从他的嘴里脱口而出。
  他什么时候变成一个谎话连篇的人了呢。

  被需要的感觉。

  Ray还是从他这句话中,明白了他想传达的感情。

  “好……”

  她被Zack需要着,和现在他们所面临的景象一样。

  所以——

  “Zack。”

  Zack感到有人在慢慢靠近。

  “接下来,请相信我——”

  Ray紧紧握着他的肩膀,他有点看不懂Ray的表情。

  “Zack。”

  正当Zack快要冲出去的时候,Ray又叫住了他。

  “记得……你和我,都不是道具……”
  “这还用你说?”

  Zack的心情又突然愉快了起来。

  好奇怪啊。
  不过……也无所谓了吧。

  他小心翼翼地用刀抵住Ray的脖子,一点一点地向山上挪去,警察们举着枪,却谁也不敢开枪。

  因为他们要保护的是Rachel•Gardner。

  “只要跑到半山腰就够了,那里悬崖跳下去应该是一条很深的河,然后找一根树干抱着顺流而下,应该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Ray再次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形势,说道。

  “不准跟上来!!”

  Zack冲着那些警察叫喊着,把小刀更加逼紧了Ray,只要再动5mm,Zack就可以把Ray杀了。

  没有任何一个人靠近他。

  Zack赶紧跑了起来,他右肩的伤似乎裂开了,一阵刺痛传来,他的表情却没有任何变化。直到疯狂跑到了半山腰,他才把Ray放下,捂住自己的右肩。

  “Zack...你没事吧?要不要重新包扎一下。”

  将衣服微微拉下,右肩的绷带被染红了一大片,有些血液似乎已经凝结了,呈现着死气沉沉的暗红色,与破开的肉连在一起了。

  他们没有注意到,埋伏在草丛里的一个警察。

  Ray似乎听到了子弹上膛的声音。

  ……有人?

  Ray在这方面,第一次要比Zack反应得快。Zack从刚才起,就一直心不在焉,当Ray反应过来的时候,Zack还在盯着她的脸看。

  那略显苍白的唇,那充满忧虑的蓝色双眸,微微遮住那眼睛的金色头发。

  ……只要仔细看这些,他就感到一阵心悸,忍不住就发起了呆来。

  这种心情……究竟是什么呢。
  等会……要不要问Ray呢。
  要不就现在吧。
  正当他准备唤出Ray的名字的时候——

  却被抢先了一步。

  “Zack!!!!”
  Ray撕心裂肺的叫着他的名字。

  不就是一枪嘛,你又不是不了解我。
  为什么要那么担心呢。

  他看着Ray挡在了他的身前,那枚子弹没有射到他的心脏上,而是射到了Ray的左肩上。

  “怎么回事?怎么打到保护对象的身上了?”

  “••••••那个小女孩,挡、挡在了那个杀人魔的前面。”

  “竟然把一个父母双亡的小女孩弄成了这个样子••••••”

  Zack两只有着微妙不同的瞳孔都缩了起来,暴怒的血液似乎沸腾了起来,他拼命的抑制住自己想要将那个将Ray打伤的警察杀死的欲望,拼命地对自己说要先保证Ray的安全,于是他抱起了Ray瘦小的身躯。

  “放下Rachel•Gardner!”

  他相信Ray,他一步步向悬崖走去。

  “Zack••••••”
  Ray想说别管她,她想让他自己走。

  “Ray,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是想被我杀死吗?”

  他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眼睛已经湿了。

  “为什么……你会对我的影响那么大,为什么我看见你这幅样子就会有焦躁感,为什么我会像那些恶心的人一样心中会有幸福感,为什么……你会想让我成为一个骗子,一个明明承诺了却又不想杀了你的骗子!!Ray!!你能和我解释吗!?”

  Zack怒吼着,将自己心里一直所有的感情全都宣泄了出来。

  “Zack……你……”

  然后——他紧紧抱着Ray,从悬崖上跳了下去。 他没有拿他的镰刀,只拿了他赠予Ray的小刀。

  “我不会死的!!我可是怪物啊!!谁要你保护我啊!!”

  “Zack。”

  他听见风中Ray的声音里带了哭腔,她像以往一样唤着他。

  “Zack,这是‘爱’啊,如同我爱着你一般。”

  爱。

  他曾经听过即将被杀死的夫妻向着对方说过,那表情即使临死也不绝望,超越了一切。

  Zack当时感到很悲哀。

  这个词对他来说,实在是太晦涩难懂了。
  即使歪歪曲曲好不容易写在纸上,也难以理解。
  他觉得他即使有再高的智商,也理解不了。

  心脏扑通扑通地狂跳着。

  “Ray……”

  嘭的一声,他们落进了河里 ,激起了一片涟漪,荡起了一群水花。

  他话还没说完,除了想弄清心中的这份感情,没有再有什么别的念头。

  他拼劲全力抱着Ray游到了岸边,然后指着自己的心脏。

  “这是,爱吗?”

  从来没有过爱的杀人魔和爱曾被扭曲的少女。

  “是。”     

  Ray捂着肩膀,泪水不停从她苍白的面庞落下。

  两人的身体都湿漉漉的,和Ray那湿漉漉的碧蓝眼睛一般。两人都在剧烈颤抖着,却不是因为寒冷而在颤抖着。

  “这才是••••••真正的爱啊。”

  Zack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不对,这是喜悦。

  比他看着那些幸福的面庞变得绝望还要喜悦上千亿倍的喜悦。

  喜悦到浑身,颤抖,喜悦到他想把自己手中的小刀捅入自己扑通扑通跳动的心脏中。

  心中那含苞待放的花骨朵早已有盛开的趋势。
        只是谁都没有发现罢了。

  Zack就是他的神,她深爱着Zack。

  “Zack。”

  Ray笑了,捧上了他的脸。

  “我爱你,你爱我吗?”

  Zack感到自己嘴边的肌肉也一点点舒展开来,他也笑了,是发自心底的笑,是一种他从未有过的笑。

  “我刚才说的东西……全是我心中的那个……叫做什么‘爱’的吗?”

  他知道爱是个和他完全不符合的感情,可以说他甚至厌恶着这种感情,但他现在为此感到喜悦。

  她曾经以为父母是相爱的,也爱着她,她现在才明白,他们两人像现在这样,才是真正的爱。

  Ray凑了上去,回忆着曾在书上所看过的故事,吻上了Zack的唇。

  “这应该就是……表达爱意的表现。”

  两人都很生疏的吻技,只能靠着本能去体会那心中悸动着的感情。

  “嘭——”

  子弹嵌进了Zack的大脑里,他脑袋已经在嗡嗡作响,但他没有结束这个吻,只是默默举起了手中的小刀。

  Ray刚才紧闭的眼也随之睁开,水汽盈满了蓝色的眼睛,Zack看懂了这个眼神的意思。

  ——杀了我吧。

  于是他挥下了代表一切的开始的小刀,在花盛开之前。


虽然我也觉得真结局很好了!!但我想看告白!!
中考完就可以磕爆动画磕爆ZR了啊啊啊啊啊
我想做一个ZR手书(小声)

评论(6)
热度(83)

© Trans隅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