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隅透

=溯流 杀天小英雄加释祠 我永远喜欢ZR

【瑞金】黄昏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主题:暮色

#《七日·孤岛》Chapter.2.

#冒险家瑞×航海家金

这篇可以说是伏笔吧,待我一一揭开——

请多指教!


前篇→雨霖


狂风终于带走了暴雨,一抹暮色出现在了海平面上。金的脑子还是晕晕乎乎的,眼前的视线忽明忽暗,耳朵一直都在嗡嗡作响。但他还是感觉到有谁在他身旁,那人仅仅是在看着他,带着一种很复杂的感情。

  “谢谢……”

  从喉咙发出来的声音不像是他的,嘶哑得声音都是断片的。金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那人似乎把一些东西放在了他的身旁,然后,起身就走——

  “等……咳咳!等等!”

  金拼命地从沙哑的喉咙中拼凑出几个词语,但他的眼前虽然已经有了光,但好像蒙了一层纱似的,模模糊糊的,他只看见了那个人的背影,和那被暮色微微晕黄的头发,那头发湿答答的披洒在肩上,他连头发原本的颜色都看不清。

  为什么要离开呢?

  两个人不是更好吗?一个人真的能在这个孤岛上活下去吗?

  金莽撞的向格瑞扑去,格瑞显然没想到他会这么做,被他扑倒在了沙滩上。他难以置信的看着金,他现在被以一个微妙的姿势压在了沙滩上,金没有一直趴在他身上,他两只胳膊撑了起来。金在上,他在下。金那近在咫尺的呼吸,让他有点呼吸不过来。

  暮色笼罩在两人身上,显得更加暧昧。

  “金……”

  格瑞在这海边暮色的烘托下,再也抑制不住自己这压制了这么久的感情。他情不自禁地叫出了他的名字,那手不自觉的抚向了他的脸,拨动了那几缕干了的发丝,金黯淡的海蓝眼中似乎闪过了光,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格瑞……?你是格瑞吗?”

  金无力地又瘫倒了在他身上,格瑞的呼吸一滞。

  两个人的心跳声,同步在了一起。

  “……呜。”

  金发出了小声的呜咽声。

  “格瑞,你还想跑……”

  软绵绵的拳头锤在了格瑞的胸前,习惯了金总是元气满满的样子,他第一次看见金这么脆弱的一面。

  “为什么……会在这种情况下。”

  或许是眼泪润开了那层纱,金渐渐看清了格瑞的脸,他的眼泪啪嗒啪嗒地掉到了格瑞的锁骨上,又顺着皮肤蔓延出一条泪痕。

  格瑞的手小心翼翼地抱住了金,然后收紧了手里的力度,千言万语只换成了一句——

  “对不起。”

  格瑞垂下了眼眸,将金抱得更紧了。

  他一直想要抑制的感情,最终还是在见到他之后,全部崩塌了。

  理智。

  哪里来的理智。

  他想大声对他说我爱你。

  但他只会说“对不起。”

  他想吻他,让他成为自己的私有物。

  但他只会说“对不起。”


  暮色要褪去了。

  这些想法,也都随着暮色消失了。

  他——

  只会说“对不起。”

  可金想要的,就只是道歉吗?

     金抱了他很久,汩汩流出来的眼泪润湿了格瑞的运动服。他有节奏地拍着金的背,慢慢的,抽泣声渐渐停止了,金睡着了。  

       看着金的睡颜和那哭肿了的双眼,格瑞感到内心一阵愧疚。

  是他考虑不够周到。

  他没想到金会在意成这样。

  是他当时太自私了。

  只是自己擅自用主观判断了一切。

  ——却从未问过他的感受。

  “金……对不起……”

  格瑞摸着他的头。

  “你……喜欢我吗?”

  他的声音,一点点隐没在了海浪轻鸣的声音里。

   而他的感情,如身旁燃烧着的火焰一同燃烧着。

  心那里是炙热的。

  他一点点俯下身去,轻轻地在那柔软的唇上啄了一下。

     这已经是他能做的最大极限了。

  格瑞望着天空,天空中疏星点点。

  现在想的,应该是怎么让金出去。

  而不是让他出去。

  暮色已经去世界的另一端了,只剩下了一夜未眠的格瑞。


     这孤岛上……能出去的,只有一人……吗?

 

我越来越短了,实在惭愧!模拟考没考好靠磕瑞金了_(:з」∠)_

这篇的主基调是被我定为“悲伤”的,因为这篇是伏笔,所以可能会有些不明所以,敬请期待吧!

评论
热度(20)
  1.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Trans隅透 转载了此文字

© Trans隅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