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隅透

=溯流 杀天小英雄加释祠 我永远喜欢ZR

【瑞金】迟来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主题:锁

 

久违的来个小甜饼,520快乐!

 

希望你们能喜欢这块小甜饼啦

 

食用愉快,请多指教!

 


 

       格瑞在黑暗中看见了金。

 

       他们已经多年没见了,金的突然出现,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格瑞······?”

 

       金不知在他在校外租的房的门前坐了多久,由于是夏天,他的脸已经被汗水润湿,干涩的唇中发出的声音很沙哑,带着些疲惫,失去了以往的活力。

 

     “金,你怎么会在这里?”

 

       金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楼层外路灯的光朦朦胧胧的将他的脸从阴影带上了光。他的脚长时间保持着一个姿势,已经麻得让他差点摔倒,格瑞及时扶住了他,却只是一点小小的肢体接触,金就像触电似的甩开了手,继而继续开口。

 

      “格瑞,你······”

 

       金顿了一下,蓝色眸子里透出来的感情很复杂,格瑞认识他这么多年,第一次看见他这个样子,他感到有些怅然。

 

      “······算了”

 

       扶着楼梯扶手,金想慢慢走下去,他似乎有很多话想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这种感觉,就像从未锁过的大门,因为时间的风,逐渐把它给吹合了。在无形当中,一把锁就加在了这扇大门上,将这一渠道紧锁了起来,相顾无言。

 

       格瑞感觉喉咙被什么堵住了,但他下意识地抓住了他的手,这一次,金没有甩开。

 

       他想对金说“别走,我一直都很想见你”,但开了口却又变成了——

 

     “现在已经很晚了,在我这里住一晚吧。” 

 

       金没有拒绝,也没有说任何话。两人久违的睡在了同一张床上,却是背对背睡着的。不像以前金总会死皮赖脸的蹭着格瑞,把他当作抱枕。他的睡相却又极差,总是闹腾得让格瑞很烦,看到他第二天早上一脸傻傻的笑容,却又生不起气来。今晚这样的安宁却让他格外的难受,让他一晚上都没睡着。

 

       金也是。

 

       格瑞和金去了不同地方的大学,也一直保持着联系,不过只是金单方面的总是吵吵嚷嚷的,格瑞只会回那么一两个字,虽然金并不讨厌这样,他也早就习惯了。让他无法接受的是当他想去找格瑞时,格瑞总是找各种理由推辞掉,他就会感觉心里空荡荡的。终于无法忍受后,他决定来找格瑞,他从下午两点等到了晚上十点,格瑞才回来,他觉得,他理解格瑞总是推辞的理由,肯定是因为他太忙了,想通了之后,他心里的某样感情就被他放下了。

 

       所以他决定,第二天早上,他就回学校。

 

       其实这两座城市在有高铁的情况下,来回的时间也没有多久,随时想见面也是可以的。

 

     “格瑞,你继续忙吧,我先回去啦。”

 

      金说话又恢复了平时的语调,却还是让格瑞的心里有些忐忑不安。

 

    “我送你吧。”

 

      金微微睁大了眼,又很快眯了起来,笑笑。

 

    “那就麻烦格瑞了!”

 

      那种有些淡淡的礼貌疏远的感觉,就像隔了一扇门一样,有一种封闭压抑的感觉,让格瑞有些喘不过气来。

 

       坐在车上,两人就没有再进行对话了,格瑞看着窗外飞速流走的景色,一种不屈慢慢浮现在了他的心头。

 

       金在车身的摇晃中,微微有些发困了,渐渐的,他的眼皮开始打架,撑着头的手一滑,他就靠在了格瑞的肩上。

 

       感受到了肩膀上的重量,格瑞的呼吸一滞,这让他一阵心悸。

 

       车有点摇摇晃晃的,金的发丝也摇摇晃晃的,搔的他的脸有点痒,他的心里也有点麻麻痒痒的。

 

       格瑞想轻轻搂上他的肩,在那个夏天没道出的情感,浮现在了他的心头,挥之不去。

 

       所以他没有搂上金的肩,而是抚着他的金色软发,唇与唇之间渐渐贴近。

 

       金在做噩梦。

 

       他梦见格瑞自顾自的往前走着,无论他怎么喊,他也不回头。

 

       他果然还是很在意格瑞啊。

 

       怎么可能说放下就放下啊。

 

       他想起了那个夏天,他温暖的怀抱,和一句未说完的话。

 

      “金,我······”

 

       他好想哭。

 

       格瑞在还剩十厘米的地方顿住了。

 

       金眼角的泪水在闪闪发亮。

 

       他没有吻金的唇,而是轻轻吻去了他眼角的泪水。

 

       是咸的。

 

       但他的心里溢满了苦涩。

 

       当时为什么没有把那句话说完呢?

 

       如果说完了的话,他们的关系还会像现在一样栓了把锁一般吗?

 

       他因为后悔,才不想再见面。

 

       可他让金伤心了。

 

       他果然还是很在意。

 

       无论怎样,他都不会再放弃了。

 

       他贴着金的耳朵说——  

 


 

     “金,我喜欢你。”

 

     “金,我喜欢你。”

 

     “金,我爱你。”

 


 

       他一连说了三遍。

 

       第一遍是把那个高考却现在才说的迟来的告白,第二遍是对他的道歉,第三遍是他现在最想说的话。

 

       第一遍说进了金的梦里,第二遍打开了那把锁,第三遍说进了金的心里。

 

       金从梦中醒来了。

 

       这人生啊,也像做梦,记忆就像梦一般残存在记忆里,会随着时间一起消失。

 

       但金永远不会忘记这个梦。

 

       这不是梦,这是现实。

 

     “格瑞······”

 

       他又哭了,眼泪又被格瑞悉数吻去。

 

       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爱哭了呢?

 


 

     “我也爱你。”

 


 

       后来他们说了很多很多的话,说了很多很多事情,多到一辈子,和他们之前的爱一样,怎么也说不完。

 

       那把锁,也不会再存在。

 

       因为他们相爱着啊。

评论
热度(48)
  1.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Trans隅透 转载了此文字

© Trans隅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