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隅透

=溯流 杀天小英雄加释祠 我永远喜欢ZR

【弹丸论破v3最赤】真实存在的梦

·剧透注意

·第一次尝试写同人,渣文笔望谅解

       看着手中捧着的花束,最原终一有些发愣。舞台上的灯光突然打开,在短暂的失明后,在舞台中央,他看见了他心心念念的少女。

       赤松枫穿着一身粉色的小礼裙,金色的长发披散着,在灯光的衬托下,散发出淡淡的光辉,瑰丽的紫色眼眸中透出满满的坚定,向观众鞠了个躬。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最原感觉她刚才好像看了他一眼。她在白色三角钢琴前坐下,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将手放在了黑白琴键上,开始了她的钢琴弹奏,想着最原在台下听着她的演奏,她更加投入地弹着每一首曲子。

       “——真不愧是赤松桑啊。”看着周围的人都沉浸在赤松的乐曲中,最原不由得感慨:赤松桑的钢琴演奏就好像她一样富有感染力呢。赤松桑弹出的乐曲就好像有灵魂一般,浸染了她的感情,让人也产生共鸣呢······闭上双眼,感觉就像被她的温柔包裹一般,直直的戳入心中最柔软的地方。不知不觉,温热的液体,就顺着他的脸颊,滴入了手中的花束中。

       演奏结束,赤松在观众们热烈的掌声中谢幕,人们渐渐离去,只有最原还坐在位置上发呆,他抹掉自己脸上的泪痕,一种难以言喻的违和感在心中挥之不去。这是什么感觉呢?他也不知道。

       起身走向后台,站在后台的门口,他又发起了呆,就连赤松走了出来,他也没发现。

       “最原君,最原君?”对上那双漂亮的紫色眸子,最原回过神来,不自觉的转过头去,脸上出现不自然的红晕。

       “那个······赤松桑,不愧是赤松桑啊,我从来没有听过那么棒的钢琴演奏,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希望你能收下!”将手中的花束递给赤松,最原悄悄的看了她一眼,她看起来很开心,脸上浮现出两片红霞,眸子里泛着淡淡的光。最原的脸更红了,同时也下定了某个决心。

        “赤松桑!那个······那个······我······喜······”最原别扭的把头扭在一边,脸部的温度不断升高,断断续续的从嘴里吐出几个音节,这时候,赤松却开口了。

         “我喜欢你哦,终一君。”

       干脆利落的表白让最原一下子反应不过来,僵硬的转过头来,正视面前的赤松。她的笑容是那样恬淡,反射出洁白光辉的音符发卡别住柔软的金发,手中的花束散发出淡淡的花香,萦绕在两人的鼻尖。最原手微微的颤抖着,心里懊恼着怎么让女孩子先表白了,深吸了一口气,再次开口。

       “赤松桑——”

      “哐——”厚重的钢琴盖狠狠砸下的声音震得他耳朵嗡嗡作响,金发少女在她眼前消失得无影无踪,眼前只剩一片黑暗。

        “呼,呼,呼······”从床上弹了起来,最原好似缺氧一般,不停的大口大口的呼吸,过了一阵,剧烈起伏的胸口终于平复了下来。最原这时才有心情环视周围,看上去好像是他的房间,书架上摆满了侦探小说。这时最原注意到了床头摆着的手机,随着手机“嗡”的一声震动,手机被启动了,锁屏的照片随即让他一愣。

       是他和赤松的合照,照片上赤松的笑还是那样明媚,他却因赤松的手挽着自己的手而面红耳赤,表情相当的不自然。

       搜索脑中的回忆,除了在才囚学园和赤松度过的记忆,但下意识避开了“那个记忆”,还有刚才的那个“梦”,除了这以外就没有关于赤松的记忆了,更别说关于这张照片的记忆了。

      “我好像从才囚学园出来了,然后呢?”继续搜索记忆,头却开始痛了起来,决定先解开手机的密码锁,看着锁屏上赤松的笑颜,他下意识的输入了几个数字。

       0326,赤松的生日。

       锁被解开了,最原看着手机中寥寥无几的几个应用,决定先打开图库看看,刚点开软件界面,他就愣住了。

       满满的都是赤松,而且好像都是在某处寻找角度偷偷拍下的。

       弹着钢琴的赤松,表情专注投入。

       兀自笑着的赤松,表情自然放松。

       翻过一张又一张的照片,最原心中产生了一个念想。

       “是不是我被带去才囚学园之前,我就认识赤松桑啊······是不是回忆手电筒将我们之前的记忆全部覆盖了······这里没有什么‘超高校级’,人类也没有毁灭啊,这是我的房间,我的手机,那些照片也是我照的,那个梦,也是曾经发生过的吧······可我什么都不记得啊······”最原的脑袋一阵一阵的痛,他放下手机,又躺了下去,闭上眼睛。

       她被所谓“真实”处刑,在一瞬他没抓住她的手,只能眼睁睁看着她被送上处刑台,她痛苦的表情,挣扎着,泪水像断线一般的珠子不断洒下,即使想为她拭去泪水也做不到,自己也只能不争气的落泪。看着她失去生气的紫色眸子渐渐黯淡下去,布满尖刺的盖板狠狠砸下,血飞溅出来,被碾碎的她······一幕幕画面在他记忆中断断续续的出现,缓缓地揭开他已经结痂的伤疤,带来一阵有一阵的刺痛。他猛地睁开眼,看着照片中的赤松渐渐被泪浸染模糊。

       “枫······我们在那的回忆到的东西全都是谎言,我们在那之前就认识啊。这才是‘真实’啊,我喜欢你,更是确切的真实啊······”最原将身体蜷缩成一团,泪不断从眼眶从溢出。

       “我还没有回报你的温柔呢。”

         可惜飘落下的枫叶早已腐朽在了泥土之中。

       

       

评论
热度(33)

© Trans隅透 | Powered by LOFTER